常見婚姻問題:不關心真相,只想自己正確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常見婚姻問題:不關心真相,只想自己正確

2017年01月06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40 ℃ 次

美劇《人人都愛雷蒙德》是部節奏比較緩慢的家庭情景喜劇,剛開始看的時候有點覺得沒勁,家長裡短的,太瑣碎,看著看著就被吸引進去了。

因為緩慢、瑣碎本來就是生活的特徵。每天睜開眼有什麼大事啊,大多數都是和三個飽一個倒有關的問題。但每天要是把這仨飽一倒伺候好了,那就叫幸福生活了。

這部劇的創作者正是很好的把握了生活的節奏,讓主公人雷蒙德和黛布拉這對夫妻的日常生活看似平凡實則妙趣橫生。和很多西方家庭不同的是,他們的婚姻更接近我們中國家庭的模式:雷蒙德的父母就住在附近,每天都會尋找不同理由來騷擾兒子一家,這對老兩口一個刻薄,一個吝嗇,整天爭吵不停,互相詆毀。雷蒙德還有一個嫉妒弟弟得到父母更多寵愛,離婚了還住在父母家裡的奶嘴哥哥。黛布拉作為全職太太,要照顧三個孩子,還要應付婆婆甜蜜的「羞辱」,對她家務能力的質疑,忙得焦頭爛額,心情煩躁,但有時候雷蒙德還不領情,時不時的偷溜出去打自己心愛的高爾夫。

可以說,所有家庭中都會有的矛盾這個家庭都不可少,而任何一個矛盾放在我們這裡,都可能引發中國式的家庭大戰。但他們雖然也會吵架、慪氣、鬥嘴,可總是懂得在走到失控之前,突然止步。把正熱乎的矛盾放涼了,然後再處理,而不是任由自己的情緒無限制的遊走、破壞。

即使是「鬥爭」了一輩子的老兩口,也會在不停嘴的互相攻擊之後,有一個短暫的休戰,老頭會非常克制和彆扭的對老太太表現一點溫馨,這讓之前的爭鬥糾纏都得到了補償。幸福不就是在長久的辛勞和忍耐中間,那一點甜蜜的夾心嗎?

最有意思的一集是雷蒙德和黛布拉因為瑣事發生了爭吵,可兩個人在分別對著家人轉述這件事情的時候,都把自己說得特別無辜。在雷蒙德的描述是,他回家後先是非常熱情的給了態度冷淡的老婆一個吻,然後完全不介意亂七八糟的廚房和黛布拉沒有給自己做晚飯的事實,自己拿罐頭做三明治,是黛布拉莫名其妙的衝他大喊大叫,他始終都態度良好,極其克制。在黛布拉的口中呢,她把廚房和三個孩子都收拾得利利索索的,看見雷蒙德回家像個受氣小媳婦一樣迎上前,是雷蒙德找茬,嫌棄自己沒給他做晚飯,對她冷嘲熱諷,把她氣哭了。

這場戲只在當事人的講述下出現,沒演真實情況如何。不過根據他們在劇中一貫的表現,基本上各打五十大板就行了。男的沒那麼耐心,女的也沒那麼賢惠。話趕話吵起來也很正常。

如果你和你的TA一起看的,那麼可能剛開始的時候還會沒心沒肺的哈哈大笑,後來便會很有默契的互相看了一眼,視線交叉後,略帶羞愧的轉移走。

因為我們很多人也幹過這種事。曾經因為某件事吵了起來,誰也說不服誰,於是只能找來好友做「裁判」仲裁。兩個人爭先搶後說自己的道理,講自己的感受,指責對方的錯誤。在情緒化的作用下,真相已經逐漸偏離了我們,兩個人說的好像完全不是一件事,每個人都將自己塑造成絕對正確,絕對無辜的角色,最後連「裁判」都懵了。勸了幾句之後,腳底抹油逃之夭夭。留下我們倆面對殘局。

在雷蒙德和黛布拉的故事中,我們更看清楚了自己那時候的模樣。我們只想要自己正確,不是嗎?我們並不真的關心真相如何,也不太關心對方是否有道理。我們傾瀉不滿,發洩積怨,唯恐傷害對方不夠。等清醒過來的時候,往往是傷害已經鑄就的時候。

這也是在婚姻中最常出現的問題。彼此站在「我沒錯」的立場上,完全沒有辦法做健康的交流。兩個人在最熟悉最親密的距離中做成了一對陌生人。

婚姻內永遠是小範圍的人際關係。沒有一支筆一張嘴貼身跟隨記錄下真相,而真相又在情緒和時間的輾轉下面目模糊。亦舒有一部小說的名字叫《如果牆會說話》,一座老房子,住過幾代人,各自都有不同的際遇和故事,若干年後,女人公回到舊地,舊人已經不在,只有熟悉的環境還是一如往昔。她感慨萬千,撫摸著牆壁,那記錄著幾十年來所有的歡聲笑語、喃喃自語、激烈爭吵、絕望哭泣的牆壁。不禁想到:如果牆會說話……

那麼,如果婚姻的牆會說話,它會說什麼?它會源源本本的呈現出每一場爭吵的真相吧,它會給我們一個根本不是自己想像中的自己吧。牆是最忠實最沒有立場的旁觀者,它從不歪曲和改變歷史,它記載著很多我們迫切需要知道的事實。牆是如此可靠,又是如此沉默。它知道一切,卻又對一切守口如瓶、無能為力。

唯一有能力改變這一切的是我們自己。也許就在此刻,放下成見,認真傾聽一次對方的心聲,改變就會發生。就像雷蒙德和黛布拉,無論吵得多麼厲害,第二天早晨見到,總要說句「對不起」。不為別的,只為相愛的人不該讓彼此傷心。(資料來源:新浪部落格,文/晚睡姐姐)

標籤:【自我】【溝通】【交流】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