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之後:不存在的情人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情人節之後:不存在的情人

2015年10月21日 未分類 暫無評論 閱讀 40 ℃ 次

“情人節,我一個人來到東京,履行我們當初的約定。在通往皇宮的碎石子路上,我遵循著三島由紀夫小說《禁色》裡的男女主角幽會散步的場景,故事裡兩個人的腳印在我前方緩緩地展開,我踩著女主角的腳印發出沙沙的聲音,只是我身邊的他並沒有一起出現……然後我想起小說裡男主角撫著女主角的臉說過的話,想起一年多前的我們傍著艷陽坐在北海岸的咖啡廳裡翻著小說,指著日本的方向說:‘等我們存夠錢要一起去日本看看噢!’……我從包包裡拿出他的照片,就算一直以來細心保護得很好,還是有些微刮痕。身邊都是穿著和服的雙雙對對,突然我覺得好難過、好難過……我好像一個人被丟棄在這裡似的……灰瑟的天空似乎要夾帶著去年夏天藍色的海浪,就要湧過來把我捲走、吞沒了……我們談了那麼久的戀愛,陪他走到最後的,卻不是我…… ”

情人節結束= 情人結束?


情人節剛過不久,我曾經掐指一算,如果把整年內情人們可以巧立名目(?)慶祝共度的節日一起算進去的話,我們一年至少??要過八個“情人系”的節日。夭壽骨!一年也才不過十二個月,為什麼我們非得過這麼多次的情人節?

這時突然腦袋想起以前我老闆曾說過像這樣的話:“越是難達成的事情,我們越是常掛嘴邊祝福。”

正因為幸福難遇,長遠難求,祝福才會幾乎每個月都來報到,雖然有關於情人節的慶祝,效果往往不如想像中來得好。

前幾年Kansas University的Omri Gillath才在一場會議上說,近年來親密關係研究??最大的進展在於:我們多了一種方式和對方分手--結果馬上就有人用“這個方式”進行調查了。一項非正式的臉書調查顯示,各種節日、假日過後,通常伴隨的就是分手的開始。不論是西洋情人節、聖誕節、甚至愚人節附近都是分手的高峰;其他大假如寒暑假的開學/放假分手潮,小假如每週一的假後倦怠點,也是人數不低的“分手高原”。

為什麼會這樣?從前有學者Morse & Neuberg提出可能的原因是:情人節提供“比較”的標準:吃飯、用餐、搭摩天輪的時候,可以看到更多“別人的伴侶”是怎樣呵護他的另一半,要麼就心生羨嫉,不然也可能煞到隔壁桌的人。

老實說,這個答案蠻牽強的,所以David McCandless與Lee Byron又猜了另一個答案:節日分手太殘酷,尤其是聖誕節分手說不定連耶穌都不能寬恕你的罪。俗話說得好,行車要系安全帶,走路要靠右邊走,推理要在晚餐後,分手當然也要等節過!

最後一個原因是,假期的來臨常使雙方回首過去、思索未來,並適應一個人(或與別人相處)的生活,讓他發現沒有你也可以好好過,為什麼還要再留?

但不論是上面那一種原因,都有一個一致的理由:早就不愛,只是在等時機離開。各種節日與節日後的爭執,只是壓倒稻草的最後一隻駱駝而已。

注定散光的閃光?


剛分手的那段日子,只要看到情人成群熙來攘往地走在路上,就會在心裡默默以“去死去死團”的口吻跟自己說:雖然你們是茫茫人海中少數(三到五成左右)有戀愛可談的幸運兒,可惜的是你們之中可能有一半,不要說撐到明年情人節,連六個月都很難!

但是,這樣邪惡的想法其實只說對了一半--首先,分手的機率還跟你們兩個交往的時間有關,一般來說交往越久越容易分手;再者,就算分開了,還是有人難以忘懷對方懷裡的溫暖--換句話說,雖然有些人戀愛談得比六個月還短,但傷心的時間卻延續得很長。那些曾經的舊情人正以另外一種姿態,成為只存在他們記憶裡“不存在的情人”。

“或許,記憶裡的她未曾離開,只是用另一種方式,陪伴我們走接下來的人生。”補教名師吳岳在一次上課說了類似這樣的話,不知道感動了多少人。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回首對我們都是健康的。相反地,持續地擁抱傷口,只會增添更多難過--如果不曾放下期望,繼續患得患失、心繫對方的各種動態,那麼這個“不存在的情人”不只是仍陪你走接下來的人生,還會陰魂不散地影響你一生。

一張照片,兩種心情


最典型的例子是我們先前進行的舊情人照片研究。我們調查了184位網友收集初戀情人/舊情人照片的習慣和看法,主要發現兩件事情:

1. 焦慮依戀者比較喜歡收集舊情人的照片,畢竟越怕失去關係越會緬懷過去。

2. 收集初戀情人獨照的人,比起將那些照片丟掉的人過得稍稍不開心一些。

“可是,我以為那只是一種紀念,一種對過去的自己的一種紀念。老實說,我只是把她的照片放在抽屜裡的一個角落,平時根本不會去想到它。”一個朋友讀到這個結果之後這樣跟我說,許多實驗參與者也在建議裡提到類似的說法。

可見得,留與不留並不是造成一個人難過與否的最大的關鍵,有的人留得很辛苦,有的人留得很坦然。我們進一步將幾個變項都丟入分析,發現依戀風格的效果更強大--如果你是安全依戀的人,有沒有留下初戀情人的照片,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但如果你是不安全依戀者,卻還留著和他的合照,會比其他人更不開心。

你也會偷看他的臉書嗎?


這邊我們面臨一個問題。如果對於這些不安全依戀者來說,回首過去只是徒增傷心,緬懷曾經反而難過至極,那為什麼他們要持續地做件事情?這是一個常見的現象,還是只是這一百八十多人的特例,純屬樣本太小的偏差?

無獨有偶地,近期Veronika Lukacs也做了很像的研究,他調查經歷分手一年內的臉書用戶,結果發現有一半的人會留下前度的照片,88%的人窺探(creep) 前度的動態--他們會一直去看前男/女友的個人資料,看他現在做些什麼、跟誰在一起、按了誰贊、又被誰按贊等等。此外,Lukacs還發現下面這些現象:

□ 48%的人在分手之後和他的前度繼續當臉書朋友。

□ 70%的人試圖用各種方式窺探前度的動態(例如登入一些共同朋友的帳號)。

□ 74%的人還會窺探“現任伴侶”或“疑似”現任伴侶。

□ 64%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會重新讀前度給她們的臉書訊息。

□ 50%從臉書相簿中刪除前度的照片(也就是會有一半的人留下照片)。

□ 33%的人在分手時tag前度的名字,貼一首詩或一首歌在塗鴉牆上。

□ 31%的人貼一些新照片,並設法讓前度嫉妒;52%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會嫉妒前度所發佈的圖片。

跟我們的研究相仿,Lukacs也同樣發現:看得越多,傷得越久(當然也可以反過來說)。於是這將近九成的人,持續一直關切對方的動態,卻也影響到自己的生活。

好,為什麼會這樣?Lukacs認為,至少有一部分的人並不是自願這樣的。他說,臉書在設定上有一個很弔詭的地方:“就算你跟他已經分手了,你還是可以從‘共同朋友’的相簿中,看到他跟其他人去玩咧著嘴笑的快樂照片。”

“跟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他的家人、伯伯、叔叔、阿姨,都已經變成我的朋友了。現在因為跟他分手,而把跟他有關的一干人等全部刪除,會不會太過殘忍?除了他以外,他家人都對我很好、也很照顧我,把我當親生女兒來看待,我實在不想要把他們從我的臉書好友裡面刪掉……但是,只要看見他們家族聚會的照片,看見他就笑得很開懷、去好多地方玩,我就會情不自禁地想:原來,他就算沒有我,也過得很好……原來,我對他來說,這麼不重要…… ”

當初臉書的設計是為了串連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搭起朋友之間的橋樑,很多多年失散的朋友都因為臉書而再度熱絡起來,或許一開始還覺得對方變得成熟好多、新鮮感滿滿,但真正重新加溫感情之後,才發現最原本的那個他並沒有多大改變:例如,還是不太會替人著想、還是很愛遲到、還是喜歡找借口、還是無法在一件事情上投入太久等等。畢竟,六度分隔理論只預測了人與人間??連結的情況,並沒有預測這些連結間的品質。

Lukacs指出,刪除或暫時封鎖那些共同朋友通常是殘忍的,但也是有效的--至少在短期內你可以減少對方對你生活的影響。你不再需要一些有關他的訊息來餵養你,你的喜樂怒悲也不再那麼的不穩定--但Lukacs也看見有些人是“主動地”去挖自己的傷口、看對方的照片、重讀過去的臉書訊息,並且像是“人肉監視器”一般,有空就掛在對方的塗鴉牆,看看他又交了哪些朋友、讚了哪些內容--而且如Lukacs所預料的,被甩的人IES情形越嚴重、卻也越難過。

這又該怎麼解釋?如果說我們不能從IES或舔傷口中獲得任何痊癒,反而越看越糟,為什麼我們要持續做這件事情?難道說是像受傷時摳自己結痂的傷口一樣,能帶來某種快感?

不幸的是Lukacs長達172頁的論文竟然沒有提到任何舔舐傷口的理由(畢竟他只是念傳播的),只好又翻山越嶺地去搜尋相關的文獻。

標籤:【初戀情人】、【焦慮依戀】、【逃避依戀】、【不安全依戀】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