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療與父性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心理治療與父性

2015年10月2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2 ℃ 次

心理治療中的父性是從試圖想明白什麼是心理、什麼是治療、怎樣達到治療目標開始的,或者,從成為心理治療師這個願望開始,也可以說,父性從“是什麼”和“不是什麼”開始。

如果治療師與來訪者是一組對應關係,是兩個實在的人,那麼,父性是非治療環境或滲透於治療關係中的各種限定,和明確的、理性的意義,帶有目標性、行動性、暫時呈現性和主動改變性特點。父性不是實在的人,但經由實在的人表現出來。

每個治療師在成為治療師的道路上都首先內化了使其區分於其他職業和角色的知識,這些知識使治療師感到擁有利刃在手般的勇氣和力量,同時也感受到刃在逐漸滅殺自我,會因了對心理衝突對解決衝突的知識的興趣而陷入各種難以出脫的分裂樣危機。於是,治療師能走多遠,能夠處理多少、多難的深層心理衝突,就能帶咨客走多遠,因為,TA知道各種解決分裂樣危機的暫時性答案,這些是咨客所不知道的。

治療關係中有個顯著的特點,是咨訪雙方科學心理知識的不對稱,此不對稱決定了在關係平台上涉及到心理的“是什麼”、“不是什麼”、“是”、“否”,爭論的最終解釋權總在治療師一方,咨客在咨詢中頓悟到的那些對於衝突的理解即便不是治療師提供,也往往跳不出治療師明瞭的範圍,治療師提問—咨客回答的模式也經由問題限定和坦白帶來的核心安全衝突賦予治療師更多論斷是非的正確傾向性。

治療師情感表達節制,會引起咨客情感交流願望受挫。生活中能夠交流真實情感的關係往往親密而非陌生,治療關係似乎親密又有距離,親密是由於“有這樣一個人如此關注我的內心”,距離是由於“我對這個人內心的秘密卻一無所知”。

父性在點點滴滴的思想對抗中享有地位優勢和策略優勢,有著一系列尋找目標和保證達到目標的方法、手段。如果需求者不能自給自足,提供需求者就有了價值。心理治療師,這一職業選擇本身就注定心理治療師的社會價值和人類廣泛的需求基礎有關,而人們熟知的,能夠在解決心理痛苦方面提供幫助滿足需求的人是哪些呢?

哪些人的人生智慧更多呢?明顯的,不會是姐姐妹妹女兒弟弟,大些的兒子也不會去問媽媽,丈夫不會求助於妻子,領導不會求助於二奶三奶女秘書,嫖客不會問妓女,政客不會去問群眾,剩下的,是一個父性集中體現的地方,維護父性地位與利益的龐大權力集團和系統。心理治療師要面對的,可能不僅僅是一個咨客那麼簡單,熟悉的記憶會重現在治療關係中。

世界如果是這個樣子的:是非分明,是這樣不是那樣,這個是真,那個是假,要理性不要感性,要高貴不要低賤,尤其是,要智慧要錢要真相可以不要養育孩子照顧老人,可以不要吃喝拉撒睡,可以什麼都不要包括自我,甚至是,黑白就是不分明,這樣也是那樣,這樣那樣都存在都不存在都是空,又能怎樣呢?誰是終極解答者呢?誰是誰非誰來評判呢?誰講道理誰做事呢?名利入了誰手呢?得了什麼失了什麼呢?是什麼不是什麼呢?心理治療要收錢的,角色要有限制的,行為是要控制的,要有治療目標的,要有知識體系的,要有差別,要有,我要,這就是父性所在了, 父性一定是要什麼的,只是,父性精密無比難以瞭解,只是,父性太過複雜難以識別,只是,父性太過龐雜無法通曉,只是,父性,不是某個具體的人了,只是,是是非非已經到頭了,無解了,只是,無解也得解,解不了而已。

心理治療是父性的產物。

咨客有需求,治療師收錢,滿足需求,來的都是客,一樣的規則一樣的是非。

不要過多講道理,做事就好,父性在理中。

父性在思考中,父性在每個人的記憶中,在每個人的慾望中,在分裂的定義中,在分別中。

父性,與心理衝突的發生密切相關。 

標籤:【父性】【心理治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