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不僅僅只是快樂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幸福不僅僅只是快樂

2015年09月2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44 ℃ 次

馬丁·塞利格曼現在是這麼認為的。也許這使得這位積極心理學的創始人顯得有些奇怪。作為1990年代晚期的美國心理學會主席,塞利格曼批評他的同事們持續專注於心理疾病和其他的問題。他鞭策他們去研究生活的樂趣,並撰寫了一本在2002年成為暢銷品的書《真正的快樂》(Authentic Happiness)。

但現在,他對這個書名有些後悔。隨著對幸福研究的進展,賽格裡曼博士開始意識到這個概念的局限性。為什麼即使當數據顯示,沒有孩子的夫婦比有孩子的夫婦更快樂時,夫婦還是想要孩子?為什麼百萬富翁竭力尋求更多的錢,即使他們並不想用這筆錢來做些什麼?

為什麼一些人堅持無趣地打著橋牌?

作為一個忠實的橋牌愛好者,賽格裡曼在錦標賽時一直注意著他們。他們從不笑,即使是當他們贏了比賽。他們並非為了錢或交友而比賽。

他們在比賽中並未沉浸在那種心理學叫做“心流”的全身心投入的感覺中(《心流:一種美妙的心理狀態》)。他們沒有在聰明地玩一局和“贏得漂亮”中感覺滿足。他們十分樂意“贏得醜陋”,有時這甚至意味著他們需要作弊。

“他們希望為了自身利益而贏,即使這並未帶來積極的情緒”賓夕法尼亞大學大學心理學教授賽格裡曼博士說,“他們就像是對沖基金經理,只想著為自己積累錢和玩具。看著他們玩牌,作弊,我一直在想,成就感真是人類自身的一種熱切的渴望呀!”

這種成就感造就了古希臘人叫做的“幸福主義”的概念——一個被粗糙的翻譯為“幸福”或者“綻放”的概念。它也被賽格裡曼博士借用做他的新書《綻放》(Flourish)的題名。當然,賽格裡曼也創造了他自己的首字母縮寫“P E R M A(層壓理論)”,這個名字被用於給幸福的五個關鍵元素定義,每一個字母代表了不同的意義:

“幸福不能只是停留在你的腦海中”他寫道,“幸福是在感覺良好的同時,也擁有有意義的、好的人際關係和成就感。”

積極心理學運動激勵整個世界努力探尋人們的心理狀態,就如英國前首相大衛·卡梅倫稱之為“國民幸福指數(GWB)”的一個衡量總體幸福感的新項目。賽格裡曼博士說他很高興看到政府的評估不僅僅是GDP,但他也擔心這些調查主要是詢問人們的“生活滿意度”。

理論上說,生活滿意度也許囊括了幸福的許多元素。但實際上,賽格裡曼博士說,人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大部分(超過70%)是由他們接受調查之時的感受決定的,而不是他們對生活所有的判斷。

他在《綻放》一書中寫到:“生活滿意度本質上來說衡量的是愉悅的心情,所以它在任何理論中都不應享有比研究快樂更高的地位。”如果依據這個標準,他解釋道,政府大可通過分發奧爾德斯·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一書中描寫的愉快劑來提高居民的幸福度。幸福不應該只衡量愉悅的心情。

所以我們應當衡量的是什麼呢?

賽格裡曼博士說,目前最好的衡量幸福“綻放”的標準來自劍橋大學的菲利希亞·於佩爾和蒂莫西·所主持的跨23個歐洲國家的研究。除開詢問受試者他們的情緒,研究者們還詢問他們與他人的人際關係,以及他們是否感覺自己正在完成什麼有意義的事情。

丹麥和瑞士在歐洲國家中排名最靠前,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居民符合“綻放”的定義。排名接近最後的,只有不到10%的居民“綻放”的有法國,匈牙利,葡萄牙,俄羅斯。

目前的研究沒有與美國的直接比較,雖然很多其他的研究者認為美國人會因為他們的成就感而做得相當好。經濟學家亞瑟·布魯克斯解釋說有51%的美國居民稱他們對自己的工作滿意。這個比例,比除開丹麥,瑞士和奧地利的其他歐洲國家都高。

在他2008年的書《國民幸福總值》中,布魯克斯博士稱幸福的至關重要的因素不是你感受到多快樂,也不是你賺了多少錢,而是你在生活找到的意義和你擁有的“掙來的幸福”的感受,一種你在你或者他人的生活中創造了價值的信念。

“人們在為孩子提供無條件的愛時感受到生活的意義”現任美國企業研究所主席的布魯克斯教授在他的書中寫道,“非常矛盾的是,事實上如果你願意經歷數年的髒尿布,發脾氣和頂嘴而使得你的幸福感下降,你的幸福感反而會升高。能夠接受撫養孩子的不高興也是幸福的一種來源。”

一些幸福的研究者們認為,父母在撫養孩子的樂趣方面哄騙自己。他們專注於珍貴的時光而忘記了更常有的艱苦勞作。但是賽格裡曼博士說,父母其實是在聰明地尋求比快樂的感覺更多的東西。

“如果我們只是希望有積極的情緒,那我們的星球早就滅亡了”他說,“我們養育孩子從而追求幸福的其他因素。我們希望活的有意義,我們希望擁有人際關係。”

在觀察人們對成就感的需求中,賽格裡曼博士說,他想起了較早前的一個定義了“習得性無助”概念的著名實驗。他發現,當動物或者人被給予了一系列任意的懲罰或者獎勵時,他們會停止做任何建設性的事情。

“我們發現即使是好的東西出現,但並非我們掙到的,例如從老虎機裡滾出來的五分硬幣,並不會增加人們的幸福感。”他說,“相反這增加了無助感。人們會放棄努力並變得被動。”

為了避免這類的不舒適的感受,賽格裡曼教授建議著眼於幸福的基本元素,識別哪個對你來說更重要,建立目標和檢查進步。“你只需持續每天記錄你花在追尋目標上的時間,這就有很大的影響了。”他說,“因為你很容易看到你的目標和你在做的事情之間的差異。”

你也可以開始質問你自己的一些目標和活動,就如賽格裡曼博士偶爾好奇為什麼他花這麼多時間打橋牌那樣。這帶給他一些明顯的成就——包括了北美雙打錦標賽亞軍——但他沒有假裝打橋牌給生活帶了任何意義。他說他打橋牌是為了幸福的另一個因素,捲入的感覺。“我在打橋牌時感受到心流”他寫道,“但經歷了一個長時間的錦標賽,當我照鏡子時,我擔心直到我死亡之時我都僅僅是在焦慮煩躁(而沒有做有意義的事情)。”

至於打橋牌是不是為了心流的感覺多過僅僅想要贏?賽格裡曼博士不想去判斷。

“我對積極心理學的看法是它描述而非規定了人們要做什麼,”他說,“我不想與人們的價值觀混為一談。我不是說想要贏是一件好事或者壞事,我只是在描述大多數人在做些什麼。作為一個臨床醫學家,我的工作不是想要改變人們的價值觀,而是考慮到人們已有的價值觀,讓他們在此基礎上做得更好。”

標籤:【心理學】【積極】【快樂】【幸福】【人際關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