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口腔期的美好記憶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找回口腔期的美好記憶

2013年08月1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90 ℃ 次

口腔的蠕動牽連著原始動物性本能的生存記憶。觀察“口腔”的諸多行為,也就可能觸碰到人類潛意識許多心理層面的反應。

一個還不會走路的孩子,在地上爬來爬去,好奇地東望望西望望,看到地上有一個東西,專注凝視一會兒,便伸手去拿,抓在手裡把玩一下,接著就把這東西往嘴巴裡塞。

我們常常看到父母長輩急忙衝到孩子面前,把孩子正要吞下去的東西掏出來,一面大聲教訓:“這東西怎麼能吃啊!”幼兒還沒有能力分辨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他把一個東西塞進口裡,正是為了要用味覺檢驗這東西能不能吃?吃起來是什麼味道?好吃,還是不好吃。

古代初民間神話有一個神叫“神農氏”,據說他就在曠野裡,拿起任何什麼草來都放進口中嘗一嘗。“神農嘗百草”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神話往往很形象化地概括著人類文明經過的一個階段。

我們每個人都可能經驗過“神農嘗百草”的階段,用口腔味覺去認知外在的世界,在近代科學的心理分析領域有人稱為“口腔期”。

口腔——主要是舌頭,舌頭上的味蕾,兩頰內壁,舌根到喉嚨,包括牙齦、牙齒,這一個區域的組織,有複雜的味覺反應能力。

口腔是與咀嚼食物有關的器官,人類靠食物生存,因此在口腔裡就儲存著豐富驚人的味覺記憶。

大部分在飢餓中的人,食物只有吃飽的滿足。狼吞虎嚥,食物沒有精細咀嚼過程,談不到太多味蕾上的記憶,目的性太強,只是填飽肚子而已。味覺感官沒有機會高度開發,久而久之,“吃”的行為裡就少了很多“品嚐”的過程。漢字裡的品是三個口,光是為了吃飽,一個“口’就夠了,但如果要品嚐,卻需要更多味覺的啟發。

印度佛經常說——眼、耳、鼻、舌、身,也就是今天我們說的五種基本感官,眼睛的視覺、耳朵的聽覺、鼻子的嗅覺、舌頭的味覺、遍佈全身的觸覺。

我們把味覺特別挑出來談,因為它與我們的生活有最密切的關係。我們每天都在吃東西,一天好幾次,除了三餐,還吃零食,喝飲料,喝茶、咖啡,喝酒,服用湯藥,都在用味覺。嬰兒趴在母親胸前吸吮乳汁,口腔蠕動,乳汁的香甜濃郁在口腔舌際遍佈,相信是嬰兒味覺裡幸福滿足的記憶。“口腔期”的學者甚至認為幼兒時吸吮乳汁的行為連貫著人類長大以後表現愛意的接吻等運用到口腔的動作。性愛行為裡激情喘不過氣的深吻,唇瓣的吸吮,舌頭的探索,口液的交換,的確太像嬰兒吸吮乳汁的最初記憶。從食物的慾望逐漸演變為對性愛的慾望。

感官的記憶不是理性的思考,不是表面的“意識”狀態,而往往是潛藏在我們身體最深處的記憶,活躍在感官的底層,卻像未爆發的火山,主宰者我們的行為,將發未發,這巨大的潛意識領域因此也正是近代心理學關注的核心。

如果細心觀察,人類口腔的活動其實非常有趣,我們一天三餐是口腔習以為常的活動。三餐之外,每個人吃零食的習慣就不太一樣。有人是特別嗜好吃的,吃飽了還想吃,覺得口腔裡總要有什麼東西嚼著。口腔的咀嚼跟吃飽沒有關係,跟品味(如茶、咖啡)也沒有關係,純粹是為了“咀嚼”的滿足。

為了單純咀嚼的滿足,為了口腔不斷地動,可以不閒著,就發展出類似“口香糖”這種消費品。

美國人很愛嚼口香糖,大街上每個人嘴巴都動著,有人說是為了除口臭,但是口膠嚼一兩分鐘,氣味也就沒有了,還是繼續嚼,沒有任何味覺快樂,純粹只是口腔活動的滿足。

嬰兒斷奶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還吸奶嘴,奶嘴也是一個膠質的乳頭狀結構,嬰兒含在嘴裡,不斷吸吮,有的孩子很大了還吸奶嘴,斷了奶,卻斷不了“吸吮”的慣性。

“吸奶”是生理需要,“吮”卻是心理需求,一樣是強大的渴望。我在法國讀書的時候,有個同班同學,快30歲了,總是吸自己的大拇指,指頭指節都吸出繭來。我問他:為什麼不停吸手指?他聳聳肩,說:“口腔沒有滿足!”

瞭解自己的生理需要,瞭解自己的心理渴望,也許就從自己身體的行為開始,孟子說“返身而誠”,回到自己的身體是一切知識探索的開始。

標籤:【口腔蠕動】【咀嚼食物】【口腔期】【潛意識】【性愛行為】【生存記憶】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