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啟示錄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動物啟示錄

2013年03月18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98 ℃ 次

動物是我們在大自然中的夥伴,它們在我們的生活中隨處可見。我們也常用這樣的話形容人與動物密不可分的關係:瞧,他跑得像兔子一樣快,她像蜜蜂一樣勤勞,他像獅子一樣威嚴,她像樹袋熊一樣可愛……

作為高級動物,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在於有思維能力,最大的相似在於有動物的本能。因此,研究動物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認識自己。

事實上,很多有關人類心理的研究,都是通過對動物行為的瞭解而得到的。

巴甫洛夫條件反射理論的主角是一條狗,而斯金納研究的是小白鼠和鴿子。達爾文也是最早研究動物行為的科學家之一,他的著作《動物與人類的情緒表達》影響深遠。

1973年,勞倫茲、庭伯根、馮弗利因動物行為學的研究獲得諾貝爾獎。

那麼,奇妙的動物世界又能帶給我們怎樣的啟示呢?

暴怒的野馬

非洲大草原上有一種吸血蝙蝠,它們靠吸食動物的血液生存。它們貌不驚人,體量細小,卻是身強力壯的野馬的天敵。它們在野馬的腿或頭上爬來爬去,用尖利的牙齒咬破野馬厚厚的皮膚,然後吸食血液,一直到吸飽之後,才肯飛走。深受其害的野馬不能容忍吸血蝙蝠的騷擾。它們憤怒蹦跳,拚命狂奔。然而很多野馬卻在這種暴怒、狂奔和流血之中,無可奈何地喪命了。

解析

其實,吸血蝙蝠吸食的血量對野馬來說微不足道,遠構不成致命威脅。那麼野馬為何斃命呢?這要歸咎於它的“情緒炸彈”。野馬用暴怒和狂奔對付吸血蝙蝠的進攻,結果瘋狂奔跑的同時,被活活氣死了。

人類也有自己的情緒炸彈。盛怒之下,人極有可能做出衝動而冒失的行動,犯下無法彌補的過失。日常生活中,一些原本無足輕重的傷害,都可能會像吸血蝙蝠一樣,引爆我們的情緒炸彈。

比如別人一個鄙視的眼神,或者別人說自己小氣、笨,或者配偶不能立刻明白自己的心思......這些都有可能引發強烈的不滿,甚至巨大的憤怒。

在這個時刻,我們就像那些狂怒的野馬,不懂得“抽離”與“停止”,任由煩躁和憤怒來臨。在情緒“高漲”的同時,理智卻迅速降到零點,最後變成只受本能驅使的愚蠢的動物。

求死的小白鼠

行為學家克拉特曾做過一個實驗:在水池中心放入一隻小白鼠。雖然水面很大,但仍在小白鼠遊泳能力所及範圍之內。小白鼠落水後,沒有急於遊動,而是一邊轉圈,一邊發出吱吱的叫聲。原來,它是在利用鼠鬚測定方位。叫聲傳到水池邊沿,聲波反射回來,被鼠鬚測到,水池大小、自己所在位置、離池邊的距離就胸中有數。於是小白鼠不慌不忙地朝著一個方向遊去,安全迅速地抵達水池邊沿。幾次實驗它都安然無恙。

然而另一隻被剪掉鬍鬚的小白鼠卻不是這樣。儘管也在水裡轉圈,發出吱吱的叫聲,然而沒有了鼠鬚這個“方位探測器”,它就不知道水池邊沿其實離自己很近,認為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遊出去。小白鼠乾脆放棄了努力,幾分鐘後沉至水底斃命。

解析

動物在生命徹底無望的前提下,往往會強行結束自己的生命,即“意念自殺”。意念是一種生命力,可以決定生命是繼續存在,還是就此消失。在抑鬱症患者的意念中,自己毫無生存價值,因而對生命不再留戀,對勃勃生機的自然界也無半點留戀,就像失去方位探測器的小白鼠。

意念也是一種本能。有人統計了乳癌患者的存活率,發現很多有頑強求生願望的患者能順利戰勝癌症,而一些悲觀的患者既使手術成功也會相繼死去。因此,意念在癌症的治療中發揮著巨大作用。

還有人做過一個試驗:把人放進冰箱裡,告訴他氣溫將會降到零下40攝氏度,而事實上溫度卻一直保持在零攝氏度以上。結果十幾個小時後打開冰箱時,人已被凍僵。這些都很值得我們反思:當生命遇到危險時,怎樣才不像剪掉鬍鬚的小白鼠,自暴自棄呢?

標籤:【動物行為學】【情緒炸彈】【恐懼】【自殺】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