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論學校對個體成長的影響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阿德勒論學校對個體成長的影響

2012年03月06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8 ℃ 次

 

  當孩子邁入學校時,他處在一種新環境之中。在這種新環境中,兒童需要與更多的人合作。他面臨著一種新的挑戰。如果一個兒童已經準備好要接受更廣闊的社會生活,他在家裡已經受過訓練要對別人有興趣。或者說他在家庭中已經成功地培養起了與人合作的態度,那麼這種過渡就是一件比較容易的事。

  但如果一個兒童未作好這種準備,未能培養與人合作的態度,比如說他在家中是一個被寵慣的孩子。那麼他發展中的錯誤就會在這場新試驗中顯現出來。他很可能不願意離開他那種受人保護的生活,而和別的孩子打成一片。他覺得在家中所處的情境特別舒適。因為在家裡他不必接受考驗,他發展中的錯誤也不會表現出來。可是,一到學校之後,他不再受到寵顧了。這種情境對於他而言是一種打擊。

  學校是家庭的延續。注意兒童的困難,糾正父母的錯誤,是學校教師的工作。教師的地位最適於幫助他應付他眼前的新情境。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才能幫助他呢?

  阿德勒認為,教師要做的事情必須和母親應該做的事一樣:和學生聯繫在一起,並對他發生興趣。他絕不能只用嚴厲的懲罰。 確實,教師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使用錯誤的教育方法而間接地把問題兒童推向更大的歧途。

  他們覺得是為了這些學生好,於是責備他,懲罰他,嘲笑他。或者把家長請來,一同來“修理”這個不服管教的學生。當這種學生沒有領受教師的這種所謂好意,而變得越來越頑劣時,當教師的搖搖頭,歎息說:“這孩子真沒救了”。

  做教師的往往沒有站在問題兒童的立場上來思考問題。他們沒有搞明白當使用批評和責備這種對待問題兒童最壞的方式時,只會讓這些兒童有充分的借口來討厭學校。試想如果一個學生如果在學校中受到的只是冷嘲熱諷,那麼他避開老師,避開學校,設法向新的情境另謀發展又有什麼令人奇怪的呢?

  當他們在學校裡得不到一點樂趣,把學校視為令人不快的場所,逃學成了他們的一種慣用的選擇。在學校之外,他們找到志同道合的逃學孩子。從這些同伴那裡,他們獲得了學校裡無法得到的讚賞。能夠讓他們感到興趣,並讓他們覺得自己有價值的圈子,不是學校,而是問題少年組織。在這種情境裡,我們可以看到不能被班上同學視為自己團體一分子的兒童,如何使自己踏入犯罪之途。

  一種情況下,這樣做的教師對學生(尤其是那些問題兒童)並不真正感興趣。這些有問題的學生於他們而言是一種極於想擺脫的負擔。如果能把這些學生推向社會,或許他會覺得求之不得呢。另一種情況下,教師如此做只是使用了錯誤的方式,他對所教的學生真正感到興趣,但卻沒有找到正確的解決問題的方式。

  對前者我們這裡不想多說什麼,對後者阿德勒提出的建議是:老師要吸引兒童的注意。而做到這一點,教師必須先瞭解這個兒童以前的興趣是什麼,並設法使他相信:他在這種興趣以及他種興趣上都能獲得成功。當兒童對某一點有自信時,要在其他各點上刺激他,便容易得多。因此,從開始起,我們便應該發現孩子對世界是抱何種看法,最吸引其注意力而且訓練程度最高的感官又是哪一種。

  阿德勒所要說的是,我們要努力尋找出孩子的特長,通過鼓勵、挖掘、培養他這一方面的興趣來增強他的自信心。當他能在這一方面做好時,再鼓勵他在其他方面也培養興趣。在教育中所犯的各種錯誤中,相信遺傳可限制發展,是最糟糕的一種。它往往成為家長與老師教育無方的借口與遁詞。

  實際上,許多問題兒童的落後並非是智力真的比其他兒童差。他們之所以跟不上其他學生,非常重要的一點是他們缺乏自信。他們總認為自己處處不行。正是他們自認為具有的種種限制使他們不能相信自己也能達到其他兒童的水平。針對於此,教師所需要的就是全力設法增加兒童的勇氣和信心,並幫他消除由於他對生活和解釋,去除他為自己能力訂下的各種限制。

標籤:【阿德勒】【學校】【教育】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