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證人的證詞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目擊證人的證詞

2011年06月02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44 ℃ 次

 

    目擊證人也會產生錯覺 大腦神經編碼錯誤 

    在電視劇裡,我們經常能看到這樣的鏡頭:法庭上,律師經常依靠“目擊證人”的言辭來為己方辯護,然而當對方律師反覆質疑一些細節事件的矛盾處時,“目擊證人”的臨場“表現”卻又變得反覆無常。

    近日,英國科學家經過研究證明:人們在判斷一些複雜事件時,如果接收到一些誤導信息,極易做出與事實有偏差的判斷,而且這種錯誤是有生理基礎的,來源於大腦神經的編碼錯誤。

    其實,科學界對人類錯誤記憶的產生已經研究了十幾年,但科學家們一直沒有找到合理的解釋。最近,來自美國巴爾的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克雷格·施塔克教授,首次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掃瞄技術探究“大腦出錯”的過程。該研究成果發表在最新一期的權威醫學雜誌《自然神經科學》上。

    趣味實驗

    由於受到第一次信息的強烈干擾,大腦極易形成錯誤記憶

    施塔克教授設計了一項極其有趣的實驗,他們分別徵集了20名男女志願者,在實驗中,教授要求他們觀看由50張圖片組成的系列幻燈片。

    其中一組圖片描繪了一名竊賊偷盜的全過程:當竊賊發現一名婦女口袋中顯露著鼓鼓囊囊的錢包後,便立即鬼鬼祟祟地尾隨其後,然後伺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將錢包夾到手,接著再躲到一扇門背後……

    看完這組幻燈片後,接受測試的人進行了短暫的休息,然後他們被告知繼續觀看與上次內容相同的幻燈片。實驗者被要求好好觀察圖片中的細節,但他們並不知道第二次播放的幻燈片實際上已經不同於上次,研究人員替換了其中一些關鍵的細節,比如第二次播放中的人群出現了變化,男子躲藏在了一棵大樹後面而非一扇門後等等。

    兩天後,接受測試的人將再次接受記憶測試。科學家要求他們回憶那些圖片中的細節,介紹第一次和第二次播放的幻燈片中的相同信息。結果,參與實驗者的記憶出現了很多錯誤,例如有人說,途中的男子在第一幅圖片中躲藏在樹後,或者兩幅圖中男子都躲在樹後,接受測試者對於事發現場旁觀群眾的回憶也做出了多種解釋。

    然而,這一切都被施塔克教授用功能性磁共振儀器記錄下來。掃瞄圖清晰地揭示了人在錯誤記憶發生時,大腦當時做出的反應。

    當受試者看原始圖片時,左側海馬的兩個亞區的活性增加,這一結構是著名的記憶生成區,受試者能夠正確地記住原始圖片。但是,當第二幅含有錯誤信息的圖片產生的海馬活動強於第一次時,受試者的記憶體系出現紊亂,這時候很可能趨向於記憶錯誤。研究人員還發現,被測試的人在接收第一次幻燈片播放的細節時,大腦前額葉皮層的活動表現積極,而在接收第二次幻燈片內容時則不活躍。

    施塔克教授指出,海馬的某些區域和大腦前額葉皮層記錄了精確的記憶。它們將收集到的信息聯繫、組織起來,並且在大腦中進行編碼。如果這個編碼過程井井有條,循序排列,不受干擾地進行,這就有可能形成正確而精細的記憶。但如果一旦這些區域受到干擾,不能正常運行,受試者則更易產生錯誤記憶的影響。

    在上述實驗中,第一次記憶的信息與第二次有很多相似之處,但又有細微差別,不過受試者並沒對此做出特別區分。由於編碼是一個提取大腦中原有信息來加工新信息的過程,所以第二次編碼過程中受到第一次觀看留下的信息的強烈干擾,進而形成錯誤記憶。“這是一項精闢的研究,”伊利諾斯州埃文斯西北大學的認知神經學家肯·帕勒如是說,“這一發現暗示腦內形成錯誤記憶的機制與形成正確記憶的機制相同。”

    研究發現

    目擊證人受到律師指導,這種暗示能誘導錯誤記憶

    華盛頓大學的伊麗莎白·洛夫特斯是一位有著多年經驗的心理學家,他經過研究也發現,錯誤的記憶有時還來源於暗示的誤導。很多人很容易在他人的誘導下,認為自己看到了並沒看到的東西。

    在一個典型的實驗中,洛夫特斯讓受試者看了一個關於車禍的電影場景。當在詢問他們看到些什麼時,受試者經常會草率地做出錯誤回答。比如,儘管在影片中並沒有紅燈出現,但實驗人員仍不經意地提到紅燈。於是,許多受試者都恭敬地回憶說自己看見過紅燈。當謊話被拆穿時,有些人憤怒地提出抗議,強調說他們非常清晰地記得看到過紅燈。看電影的時間和給他們錯誤信息的時間越長,記憶改變的人也就越多。洛夫特斯認為:“記憶中的事件越接近一個被經常修改的故事,距離完整的原始信息也就越遠。”

    在準備法庭證詞時,證人們常常會受到來自律師的指導。他們一遍又一遍地複述那個事件,直到律師說“行了”為止。於是,在證人席位上,他們記住的是在律師辦公室裡反覆講述的故事,而細微的差異被隱去了,甚至在主要內容上也與發生的事件真相不相一致。

    證人們也許很容易就忘掉,他們的記憶曾被進行了人為的加工。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神經學專家丹尼爾·蘭萊本博士指出,“也許實際上,我們記住的只是一系列記憶的碎片,然後按我們自己設計的結構組合在一起。如果我們的組合十分巧妙,那麼,我們能給自己編織出一個易於回憶的、容易記住的故事。碎片本身沒有組合起來的話,檢索會難一些。這種情況很像科學的方法———很多離散的數據點可以在一個理論框架中記載、總結和解釋,這樣我們更容易回憶起理論而不是那些數據。記憶通常會凝固在某個地方,不論這個記憶中存在什麼樣的錯誤,或經過不斷的藝術化修改而成為一件作品。”

    實驗結論

    大腦出現錯誤記憶情有可原,人類有選擇地記憶再現個人價值取向特徵

    康奈爾大學的心理學家斯迪芬·切希通過研究指出,人類大腦的錯誤記憶實際上是情有可原的,人們注意並感知信息後,不可能在短期內完全吸收信息,而必須對信息內容有選擇地進行記憶,但這一加工過程就會使記憶出現具備個人特徵的變化。

    實驗研究表明,被感知的事物在被大腦識記時是個整體,而這個整體在大腦中保持的時間並不會太久。因為當它進入大腦之後,很快就與大腦中原有的素質系統在融合中被分裂了,也就是每一部分的特徵被納入了不同的大腦機能“代表區”裡。而當要回憶時,必須從各個“代表區”中把它的各種特徵集中起來,才能夠“再現”。由於每個人的生活經驗、價值取向、文化修養、知識背景、心理結構、性格特徵等各不相同,所以譯碼行為就變得千姿百態、各具特色,這樣一來,集中起來的特徵與原來的特徵會由於個人原因產生誤差或出入。

    這種變化主要有兩種趨向:一種是記憶內容中不太重要的部分趨於消失,而較顯著的特徵卻較好地保存著,識記的內容越來越簡略化、概括化、合理化、完整化;另一種是記憶內容的某些方面、某些特徵,經過選擇變成了適宜於自己識記的事物,在選擇過程中增添了某些沒有呈現過的特徵,識記內容越來越特徵化、誇張化、具體化、詳細化。

標籤:【目擊證人】【大腦】【記憶】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