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射】 | 陽光心靈咖啡網

 



把創傷轉化成自我成長的機會,就能改變命運

 把創傷轉化成自我成長的機會,就能改變命運
世上沒有完美的關係,只有完整的關係。同樣,天下沒有完全無傷痛的人,在創傷中躑躅前行,正是心靈勇敢強大的表現。很多時候,處理創傷的能力,就是修煉幸福的能力。 即使心理上最堅強的人,改變舊有的行為,建立新得行為過程也會給她帶來心理上的衝突焦慮,而對於那些那些心理就不易平衡的人來說,這一過程的痛苦更為嚴重,向前進一步往往要在付出十倍的辛苦。改變來訪者的認知,就想說服一個內在的小...



相信吸血鬼,也是一種信仰

 相信吸血鬼,也是一種信仰
  吸血鬼是內心原型 首先,討論這個意象時候,是基於一種心理的真實性,而非討論世界上究竟有沒有吸血鬼。 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應該存在這樣一個原型。或者,在我們的意識層面,吸血鬼是我們能認知的一些經歷,比如我們看了相關的電影或者經歷看到這個小孩的個案。在這我們意識層面可能讓我們對吸血鬼有一個影響。可能這種印象包含著恐懼、邪惡、陰森等。 從心理投射理論來講,或者...



繪畫中的投射

 繪畫中的投射
童年的每次創傷都會在心裡留下痕跡,成年後通過各種心理、行為障礙表現出來。當有這樣一個合適的機會就會以各種方式表達出來,也能通過心理學的方法進行療愈。這也就是心理學的魅力,這就是精神分析的力量。 1991年,加拿大精神病學家彼特爾應邀來華講學,在華西醫科大學做了如下實驗:12支彩色蠟筆交給參加者,要求繪出三幅畫:自己五歲時和現在的家庭生活情景圖各一幅,要能反映出本人及家庭所有成員...



莫言奪2012諾貝爾文學獎,諾獎第一人為何引起諸多爭議?

 莫言奪2012諾貝爾文學獎,諾獎第一人為何引起諸多爭議?
瑞典皇家科學院宣佈,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中國作家莫言。莫言成為中國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作家。至此對莫言的非議也甚囂塵上!為何沒有出現一湧而起的歡呼,這些歡呼為何混在著一片質疑聲中呢? 莫言其人 莫言,原名管謨業,生於山東高密縣,中國當代著名作家。1980年代中以鄉土作品崛起,充滿著“懷鄉”以及“怨鄉”的複雜情感,被歸類為“尋根文學”作家。作品...



一個對別人很好的人,怎麼會招來被貶低的呢?

 一個對別人很好的人,怎麼會招來被貶低的呢?
這個話題,其實來自我的身邊,看到同道說的一句話,他說有人問他,他對別人很好的,可是為什麼有時卻會被貶低呢?於是就這個話題與他進行了些微的討論。其實仔細想想,生活中這樣的事情並不少見,尤其是在父母與孩子之間,常常會上演這樣的劇目,比如,一個對孩子的學習成績有很高期待的母親,可能會被孩子感受為她愛分數勝過愛自己,在孩子的眼中,她可能是一個缺少溫暖的,自私的母親。那麼,一個對別人...



我們的衣服告訴我們那些不知道的事

 我們的衣服告訴我們那些不知道的事
  是什麼把我們和我們的衣服聯繫在一起?我們的自我認識、我們與他人的關係,我們的慾望,還有我們豐富的情緒——憤怒、羞恥、歡樂、憂傷……一一盡現。  精神病學家Catherine Joubert和Sarah Stern在義大利托斯卡那的一次痛快購物之後,寫出了《脫去我衣》一書,在書中,她們對人們的著裝行為進行了精神分析。 為何我們所穿的衣服會帶上濃重的情緒...



人際界限分不清楚的人

 人際界限分不清楚的人
 一、拯救­ 人際界線不清最典型的表現就是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過分熱心,過分捲入,過度干涉,過度保護,以拯救者或救世主自居,具有過強的監護人和主人翁精神,把幫助別人當成自己的責任和義務。­ 母親對待嬰兒常常就是如此,因為嬰兒沒有自理能力,確實非常需要母親的關心和保護。孩子長大以後,母親如果還是這樣對待孩子,將對孩子的成長非常不利。但是,許多母親並沒有隨著孩...



敵人?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

 敵人?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
 如果我周圍都是敵人,那麼首先我應該問自己,是什麼或者是誰導致他們產生:是我生活其中的可惡世界,還是我自己? 敵人,是從內心走出去的    敵人——這裡不是指極端仇恨和渴望復仇的人。這裡我把不是朋友的人都稱為敵人:那些我不願看見,和我不想幫助的人。敵意有多種底色,有的可能是“和睦的”和冷淡的。但是敵人總被當成不屬於自己人的別人。對待他人的...



《甄嬛傳》情感心理分析:甄嬛的情路歷程

 《甄嬛傳》情感心理分析:甄嬛的情路歷程
  《甄嬛中》雍正皇帝在三年一次的選秀中,因甄嬛和早已過逝的純元皇后十分相像,被甄嬛的才貌深深吸引,力排眾議,選其入宮,並封甄嬛為常在,並賜封號“莞”。此舉可見皇帝對甄嬛的重視,也是皇帝對甄嬛心理上的移情作用。甄嬛害怕自己得寵後遭他人謀害,便假稱受驚染上風寒不便侍寢。可後來,甄嬛終於還是和雍正幾次相遇,並種下了情根。愛一個人是沒理由的嗎?愛情從來都是有理可循...



相愛迷障:當最愛之人變成「可惡之人」

 相愛迷障:當最愛之人變成「可惡之人」
  前一天,你們還甜言蜜語、心有靈犀,彷彿對方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人。第二天,便因為一些小事爭吵,心有靈犀變成了僵持和冷戰,最可愛的人忽然變得無法忍受,成了最可惡的人。 你是否注意到,自己在玩這樣的心理遊戲?你有兩副眼鏡。一副是“可愛之人”的眼鏡,當你戴上這副眼鏡的時候,覺得對方什麼都好,即使是缺點也覺得很可愛;而另一副是“可惡之人”的眼鏡,當你戴上這副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