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瀾:我要的就是生活本身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楊瀾:我要的就是生活本身

2011年07月09日 人物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1 ℃ 次

採訪中,楊瀾做了兩道選擇題。一是如果有來生,她願下輩子還做女人。二是當要把身上的各種角色都放掉,只留一個時,她留下了“楊瀾”。她越來越接受存在本身,這讓她感到了對自己生活的自主。

楊瀾對待生活的態度,就一句話:全身心地去過,不加保留。在她看來,就是生活本身,不是為了某一件事,就足夠讓自己全力投入,完全享受。譬如吃就是為了吃,走路就是為了走路。態度決定著一切。她說:“幸福是從自己心裡開出的一朵花兒。”自己是什麼態度的人,就會吸引什麼態度的人在周圍。

■ 《心理月刊》:你曾經說,有些人是舒服地過著辛苦的日子;有些人辛苦地過著舒服的日子,你是後者。

楊瀾:辛苦是指你的身體,包括你需要花的精神,這方面是處於不斷的忙碌和奔波的狀態,舒服是指你的生活方式正是你想要的,這種累是“身累心不累”,腦子和身體一直在動,但心卻是很安定的。

■ 什麼是你的心想要的舒服呢?

就是每天有新鮮的事情,接觸不同的人,都在做有創意的工作,每天都有自己愛的人在身邊(笑)。所以為了這個幸福的生活,你必須要非常辛苦地工作,好像沒有辦法得到這樣的生活同時,又是一個懶散的狀態,我並不想過陶淵明式的生活。我很欣賞、享受在都市裡穿梭,和不同人交往,看到他們在做不同的、有趣的事情,我也在做關於他們的故事。

我為自己設立的所謂的人生目標就是好好地活著,無論是物質的還是精神的都不拒絕,都很好奇地探索,為此付出努力和辛苦,也絕沒有抱怨,這是我的生活態度。我比較幸運的就是我一直希望能夠比較大地獲得生活的自由度。現在我自己在做公司,可以自己決定幾點起來、去見什麼人、做什麼事,有相對的自由度,這也是我一直想得到的一種生活方式。

■ 你參與社會公益的事情非常多,工作和你身上不可迴避的各種責任,會跟你要的自由有衝突嗎?

不不不,我的自由就是選擇有這些責任感,我可以沒有這些責任,但我選擇有了,這說明我有理由。這些責任感讓我覺得有力量,自己做的事情是有價值的。其實人最後追求的是希望能夠被認可,一開始就是希望被認可,慢慢你會覺得自己做的事情並不完全是為了當下的人們能夠接受。人的精神的自由無非是如此。這個責任感對我不會是壓力。

■ 婚姻10年的時候你說過感覺還那麼好,這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很嚮往的。到底是什麼藝術讓你擁有這樣的生活?

沒有,我不覺得生活是一種藝術,生活就是要全身心地去過,如果老有各種保留,就會老也過不好。另外,我覺得時間會教會你包容,你會意識到,其實並不是當你遇到一個完美的人時才會過完美的生活,是你想過更好的生活,就會吸引到更好的人。

很多女人覺得,等到有一天我美麗了,我就能夠找到一個心愛的人,等到有了這個心愛的人,我就會有了幸福的生活。其實我覺得恰恰相反,這所有的一切都源於你自己,當你自己的心裡是那樣真誠地想去過好的生活,你自然就會學會怎麼樣捯飭自己,你的精神和面容會散發出一種光彩,會吸引到跟你匹配的,或者說跟你有類似態度的人,而這樣態度的人一定會好好過日子,比如他並不棄世,並不厭俗,覺得平凡的日子雖然有柴米油鹽,也有出國旅遊,有吃喝拉撒,也有兩個人的甜蜜世界。

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絕對要分成精神或物質的,你會覺得這些加在一起就是踏踏實實地過日子。所有的幸福都是從你開始。當幸福這個準則在你心裡發出芽時,那個男人是被這朵花兒吸引著飛過來的(笑)。

■ 這實際上也是從生活裡一點一點感受出來的?

我覺得這其實是自我負責的精神。可能很小的時候我父母就給我灌輸這樣的精神,因為我是家裡的獨生女兒,他們可能很早就一直給我灌輸,你要有真才實學,要能夠獨立,不要依賴別人,這種觀念會潛移默化在我的內心裡。

我後來發現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當中,這真是很重要的—你要想,當你失去很多東西時,你是不是還能獨立地活下去。

■ 也不怕犯錯?

我不怕犯錯,我覺得沒有問題,人主要是在犯錯,偶爾不犯錯的時候就叫成功了(笑)。

■ 你當年在《正大綜藝》提出辭職時,說要去看一個更大的世界,那是你那時的答案。現在呢?

就是為了看一個更大的世界。隨著人生經歷越多,你會越來越發現,其實人和人的智商相差不是那麼重要,但最終決定結果的是你的選擇和判斷,它靠的是你的見識,你有書本上的見識、有人生上的見識,見識多了,判斷就趨向準確。

現在我回頭再看,當時的衝動,其實就是要“破繭”。這是每個年輕人成長中都會有的渴望,周圍的見識和信息量已經不太能滿足這種求知的慾望了,應該把自己從舊的形狀裡掙脫出來—近乎人的本能吧,要掙出來。

■ 後來你還有類似的體驗嗎?抑制不住要衝出去,破繭的感覺?

一直有。這種見識世界的過程,可能一開始是地理觀念上的見識,後來其實就是見識不同的人,我對我的工作至今有著很強的熱情,就在於我覺得見每一個人都是一次掙脫的過程,當然有些人你不一定很喜歡,有些人見識也很一般,但所有讓我感到不同的,我都有好奇心。

我會覺得,他/她為什麼會這麼想呢?這是一個滾雪球的過程,特別有意思。在今天來說,出國已經不像當年那樣是一件特別了不起的事情,但那種興奮感……我老是有這種旅行前的興奮感。我覺得難得,我不厭倦。人家說樂觀主義本身是一個很落伍的、很膚淺的,應該是那種帶有憤怒的憂鬱才比較有詩人氣質,我沒有,我就老是這樣,很有好奇心,很膚淺的興奮者(笑)。

■ 你剛剛過了40歲,大家總是會討論“老”的話題,40歲怎麼怎麼著了。你自己有感覺嗎?

現代的生活方式和社會空間,已經大大延長了一個人的青春期了。我一直很欣賞這樣的話,決定你是否還年輕有兩個重要標誌:第一,你是否開始變得吝嗇;第二,你還怕犯錯誤嗎?還敢犯錯誤嗎?我覺得從這兩個標誌來說,我還很年輕。

標籤:【楊瀾】【生活】【內心】【愛別人】【自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