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將自己的權力拱手送與他人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莫將自己的權力拱手送與他人

2016年04月10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91 ℃ 次

(文/Randi Kreger,譯/zoooing)

任何關係中都有權力。有權力意味著控制,意味著有選擇,有能力去影響周圍環境和其他人。施展自己的權力去追求自己的需要和需求是一種很自然和健康的本能。

當我們感覺有力量的時候,我們可以管理自己的情緒,相信自己是重要的,而且相信自己可以影響結果。我們感覺自己的生活有效,而不是在別人的控制下或者環境的控制下。相對於被動的反應,我們可以有一種內在的自我控制。

權力的障礙

相反,很多人覺得無力,是生活的犧牲品。我們覺得自己的命運不在自己的手中,這是因為我們自願的放棄了我們的權力並拱手送人。我們可能對擁有權力感到不舒服,覺得權力會離間關係。我們被動反應,遵從他人的需要,不敢自己做決定,不敢自己展開獨立的行動。我們覺得說出自己的需要和討厭的東西是卑鄙的人,而且聲音太高調。

這種障礙通常來自於下面的十點:

·長期外部的壓力;

·羞恥和低自尊,自我價值不高;

·依賴並缺乏自主-依賴關係而存在;

·缺乏自信,聽從他人的決定;

·對權力感覺不適,決定權力傷害關係;

·害怕被拒絕和拋棄;

·需要其他人的愛和批准才能感到快樂和滿足;

·拒絕承認自己的需要和慾望和感覺;

·有對其他人不理智的期望;

·無法對自己負責(犧牲者的責備心理)。

關係中的不平衡權力

許多關係中的權力是不平衡的,如果我們拒絕自我的權力,並因為以上的十個原因而不表達自我,這樣自然會有其他人來填補這個空白。經常在互相依賴的關係中,一方——有時候是成癮者,自戀者或者施虐者——向其他人揮舞著權力。通常接收方會通過間接的,被動攻擊的方式,比如冷戰的方式去施展權力。長期缺乏權力會導致抑鬱和生理症狀。

共享的權力

自我價值和自主是前提,有了這兩個前提,雙方才能共享權力,才會覺的自己擁有表達自我需要的權力,這些需要包括被尊重和互惠的需要。在一段健康的關係中,權力是共享的。雙方都對雙方和關係負責。決定是一起決定的。就算脆弱也是安全和有價值的。他們可以表達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想要什麼,無法容忍什麼。關係和親密感需要這種規矩,如果沒有,誠實的自我表達就會變成有風險。規則讓雙方相敬如賓並且快樂。

依賴和權力

依賴者通常在獨權的家庭中的管理-被管理的模式中長大。他們的徐璈和感覺被忽視和批評。當個人的權力和自我價值不被鼓勵,人就會覺得愛和權力無法共存。權力就有了壞的名聲。我們害怕自己擁有權力,我們覺得要想安全和被愛必須討好他人,必須遵從他人。對女孩來說。如果成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中,問題更嚴重,他們不被鼓勵去受教育,去自信,自主,自我供養。

另一個方面,一些孩子成長過程中覺得要想安全和被愛必須成為統治者。這同樣是家長的問題,因為這樣傳遞了恐懼和憎恨,讓別人會隱忍並採取被動攻擊的方式。

許多依賴者從未學會自信和自己解決問題。他們無法知道和支持自己去追求自己所想,也無法下決定,自己的決定。他們放棄了自己,把權力拱手送人,或從不行動。自信是內在的力量。但需要自主和自尊為基礎,這兩個對依賴者說都很難。然而自信可以通過學習獲取,而且自信可以建立自尊。

控制一種依賴的標誌——對自己或他人的控制。這經常和權力弄混淆。區別於內在驅動的,對自己的快樂負責的控制,依賴者的控制經常是外向的。

區別於直接追逐自己的快樂和需求,他們傾向於對別人施加以壓力,控制其他人,並讓自我感覺良好。他們想「我可以改變ta,讓ta做我想讓ta做的事情,這樣我就快樂了」這種行為是基於我們可以改變其他人的錯誤信念存在的。如果一旦理想和現實有差距,我們就會感覺無力和無助。

怎麼建立內在力量

愛和權力是不衝突的。而且,愛不意味著放棄自我,以為這最終導致憎恨。實際上,愛需要行使權力。

表達自己的權力意味著有意識的生活,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建立自尊,直接去追求自己的需求和慾望。同樣當我們學會誠實表達自己並設定界限,說不,我們創造了一個互相尊重的安全的環境,這個環境也允許其他人去誠實表達。

變的自立十分重要,不光是建立自尊,而是保證自己可以獨立存活。這種意識讓我們更少依賴於其他人的批准。這讓夫婦間有更少的干預。

他們可以分享自己的感覺,聽到對方的需求,解決問題,協商而不會變的防禦或譴責。在一個安全的信任的環境中分享自己的脆弱的一面-我們的感情,需求,期望-其實更可以加強真的自我,因此,自信施展自己的權力可以允許安全,允許親密感和愛的綻放。當我們感覺無助或者不安全的時候,健康和愛的關係就被威脅了。

標籤:【人際關係】【內在力量】【控制】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