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不能好好過日子了?!夫妻間最具破壞力的行為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還能不能好好過日子了?!夫妻間最具破壞力的行為

2016年03月05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96 ℃ 次

(文/Peg Streep,譯/?張利瓊)

所有的夫婦都會發生矛盾並且打鬥,這是真的,但研究表明我們爭鬥的方式和頻次,才是重要的。你的婚姻裡發生這樣的行為越多,不論是你的配偶引起的或者你引起的,越愛頂嘴,婚姻就越容易走下坡路。當然,你要專注於如何解決衝突而不是追究整件事情。你也需要問問自己當你們沒有發生爭吵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當然,如果你真的想以一種快速並且有破壞性的方式來了卻這些打鬥,你可以選擇不忠。這一點都不奇怪,根據保羅·阿瑪托和丹妮斯·普雷維蒂的研究表明,那的確會破壞婚姻,並且成為離婚的原因。21.6%的離婚是由不忠造成的,緊隨其後的是由關係不和諧引起的19.2%的離婚率,酗酒或者吸毒占10.%,關係疏遠占9.6%,性格問題占9.1%,缺少交流占8.7%。身體或精神上的虐待和失去愛被挑選出來作為離婚原因就少得多了,分別占5.8%和4.3%。在離婚的原因裡,有明顯的性別差異,除了關係不和諧之外。

記住約翰高特曼5:1的公式:需要5個充滿快樂的、治癒性的、建設性的瞬間才能夠彌補一個破壞性的瞬間所造成的傷害。

所以,認清一些會破壞你們之間親密關係的行為就顯得格外重要。

□對人不對事地責備

這種責備的正式名稱是「因果關係的歸屬」,簡單地說,出事的時候,你是不是把這個歸因於你伴侶的缺點、缺陷,或者這就是他特有的行為呢?你是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你的語句是不是以「你」開始的,比如說「你從來不聽」或者「你總是太忙」,或者,稍微變化一下,說「這就是你的本性?「

弗蘭克·芬徹姆和托馬斯·布拉德伯裡的研究表明,這種歸因是極具破壞力的,並且在一個穩定的婚姻裡,伴侶不會將問題的源頭歸結於人格特質,而是傾向於在更一般的條件下解釋發生了什麼事情。根據另一個由弗蘭克·芬砌姆和史提芬·彼曲開展的研究,人格化的指責也可能引起防禦行為,這會導致循環的指責和防禦行為經常升級,其實沒有任何一方打算將矛盾升級的。在他們的文章中,用了很多你所瞭解的家常事例。

一對夫婦帶著目的坐上一輛車---可能是一個餐廳,他們被邀請去參加一個聚會,或者是一次浪漫的自駕遊。一開始,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到那裡去。在某一個時刻,他們中的一個或他們倆同時發現走錯了路。突然,目標改變了。司機(丈夫,在這種情況下)詢問乘客(他的妻子)她為什麼沒有看那該死的地圖。妻子反駁說她看地圖的技能很好,但他已經錯過了一次可以轉彎的機會。他否認是自己出錯了,他繼續嘮叨著。她說他應該停車,然後找準方向。他不聽妻子的勸告。

是的,我認為一個GPS定位系統在理論上就可以解決這一切問題,你明白了吧,根本沒必要在車裡體驗這種爭吵。不自覺地改變目標,每個偏離共同的目標的成員,都想著去責備,去自衛。(懺悔:這確實發生在我身上,在我距緬因州的出口相距五十英里的馬路上…)

□一方提出需求,另一方卻在逃避

想像一下一對正在在客廳裡的夫婦。她試圖跟她的配偶討論當星期六晚上她跟他說話時,他為何反應這麼遲鈍,然後他們大吵了一架這件事。她這幾天都在為這煩惱,排練她要對他說的話,但是她談得越久,丈夫的身體語言就會更多地洩露他的煩惱。他保持沉默。他的逃避讓她作出了更大的努力,她提高了聲音,她懇求他回答。她越想說動他,甚至鼓動他,他就越逃避。最後,他站起來說,「我已經厭倦了這同樣的話語。我要出去走走。」

這種模式被稱為「需求/逃避」,這是一個強大的對婚姻不滿,抑鬱,離婚,以及身體虐待的預示。引用一篇由保羅·施羅特和他的合著者寫的文章,「研究人員,臨床醫生,和治療師普遍認同,它代表了在人際關係中最具破壞性的互動模式之一。」研究人員已經證明,雖然男女都會表現出需求/逃避模式,但妻子提出要求,而丈夫逃避發生的頻率更高。

是的,幾年前,這種情況被稱為「嘮叨的妻子」,這是笑話,滑稽劇和喜劇的主題,以及婚姻不和諧的深層原因。該模式的原因是複雜多樣的,並可能跟一些情侶親密接觸和訂婚的需求不同,相反的動機來源(面對還是逃避),交往的歷史,以及更多情況有關。

明白這個循環是如此持久和有危害性並不難,因為雙方都感到委屈,除非有不同的原因。提出需要的伴侶感覺被忽視了,被邊緣化了,甚至被遺棄了;另一方感覺被騙了,老是受到批評,心裡憋著一團火。走出煩惱就需要雙方仔細看和聽,在所有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努力找到交流和應對問題的新方法。

□停止分享你們之間的事情

由亞瑟·阿倫的著名研究表明,僅僅百分之三十六的人認為,提問與回答這一簡單的行為能可靠地增加約會情侶的親密感。我們從經驗中知道,講故事和分享故事是追求愛人和履行承諾的重要組成部分。但事實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夫婦停止分享他們的故事或不願意聽伴侶的故事。它的發生可能是有原因的或者沒有任何原因:日程安排不同;照顧孩子打斷了大人相處的時光;數位設備的干擾等等。有時候,雖然,熟悉會滋生輕視當一方開始講故事時--它可能是一個脾氣暴躁並且以前常出問題的前同事或一個子女的行為或任何主題的複述和聽其他人說的事情,「你已經告訴過我了」或者「又是那件事?」那些回答有效地把說話的人邊緣化了,並且保證讓他或她閉嘴。

正如約翰·高特曼所說,在成功的婚姻中需要積極的溝通,包括表現出興趣,顯示出你的喜愛,表現出你的關心和同情,並接受,即使你不一定贊同你的伴侶。

如果你在沒有爭吵的時候,就停止關注伴侶身邊正在發生的事情,很顯然你就會遇到麻煩了。

□口是心非地說出寬恕的話語

我們發現自己處在經歷過大碰撞並且已經變得凹凸不平的道路上,這往往就是通往婚姻的道路,一次意義深遠的過錯(如不忠或一個大謊言)就可能改變婚姻的面貌。寬恕似乎是一個心理叢林,正如已經在研究中指出的,通俗意義上的「寬恕」與研究中定義的寬恕是不一樣的。在一篇「婚姻中的原諒」的文章中,作者寫道,「寬恕需要區別於接受,找借口,或者忍受進攻。」此外,原諒,更多的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單一的行為。儘管你的臉譜網上有鋪天蓋地的關於寬恕的陳詞濫調,但這依舊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作者指出,言語上的寬恕「可能不能反映真實的感受」,但是它們常常發生,它們有一個名字:「空洞的寬恕」。

空洞的寬恕不會激勵你放棄報仇或報復,或者會讓你覺得好像你有權利把那些懲罰性的行為表現出來。但即使是真正的寬恕也有其缺陷,正如作者指出的,「說『我原諒你』經常標誌著說話的人試著原諒別人罪過的開始,卻也往往被發出冒犯行為的伴侶視為這件事的結束,他也可能只是想把罪惡放在過去,好像它從未發生過一樣。」

不用說,所有其他有缺陷的交流方式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無論是不是真正的寬恕和無論是否可以重申雙方的承諾,是否可以繼續走下去。正如作者寫的那樣:「在平常的事件裡,受到傷害的配偶不得不償還一筆比公認犯錯的一方大的多的債務。因此犯錯的一方可能會認為他們的伴侶對他們錯誤行為的反應太誇大了,並且認為它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在婚姻裡,真正的寬恕不會單單是一方的行為;雙方都要重申他們應有的責任,讓他們的婚姻關係呈現出新的面貌。這要靠你自己來做一個簡單的決定,試著原諒和忘記那些似乎不太可能忘記的事情。

□做一個把關的人

在婚姻的一個普遍的壓力就是誰做什麼工作和義務、家務、責任的分配問題,特別是當有孩子之後。有很多致力於母親來把關的研究,它描述了當母親堅持要把關那傳統意義上的屬於女性的領域--照顧整個家庭和孩子這一情形。這種行為,唉,絕對會引來一連串的對丈夫/父親沒有做他該做的事情的抱怨,像是她負擔太重了這類話。那就是說,男人也要為自己的家庭把關。單就洗碗碟來說,沒有什麼比有人重新洗了一遍你已經洗過的碟子或者重新擺放了一遍你已經收拾好的碗櫃,只是因為對方覺得你做的還不夠好更讓人垂頭喪氣的了。

因為把關往往伴隨著大量的批評和否定,這對關係的很多不同方面有極大的破壞性。

所以,如果你下定決心一定要恢復單身,你絕對應該盡可能地保留這些行為。但如果,和大多數人一樣,你渴望在一個不完美的世界裡的陪伴和親密關係,仔細看看你為你們帶來了什麼,也許這就是呆在一起最好的方式。

標籤:【婚姻】【夫妻關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