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相來取代孩子氣的幻想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用真相來取代孩子氣的幻想

2015年05月05日 人際關係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2 ℃ 次

每個孩子都是從自我中心成長出來的,孩子的自我中心是發展人格與力量的必經歷程。 在支持孩子的人格力量,同時,又不增強孩子的幻覺,進而支持孩子體驗到自身存在感的力量,是我最近關注的主題。剛好,這幾日有些小事件,能用來說明這細微的歷程。

事件:寫功課或享受生活


寒假,孩子們與我有個新習慣,我們複習哈利波特電影和小說,一部又一部,不只和樹兒討論各種細節,我們也支持旦旦能理解電影細節,並理解電影底層的後設分析,那些更深的神性,以及電影工業如何在真實與魔法之間,透過科技創造視覺的幻象。

到了開學,我不知節制地,又租了星際大戰回家。

我們從首部曲開始看,3人之中某人要負責為尚未有能力看字幕的旦旦逐字翻譯,一家人都十分享受,這神話史詩般的電影情節。

孩子們很安然地遵守這個家庭的媒體守則:

周間的白日,週末的清晨,不看電影(我們家是沒電視的)

如果是晚上看電影,一定要洗完澡,寫完功課,完成睡前任務,才能開電影。

看電影就是專心看,可以享受棒冰,可以折衣服,可以聊天。

可是,到了昨夜,這樣的條件,被打破了。

昨夜,展爸出門帶團體,孩子們和我大約7點30,完成了所有家事。 樹哥哥利用白日的時光,把學校的功課寫完了。 旦妹妹的老師明令禁止寫作業,要求中午一定要午休,加上她昨天還有韻律課的試上,功課一共六項.....反正,到了哥哥想看電影時,旦妹妹還沒洗澡,功課還沒寫完。

樹哥哥慾望難耐:“我好想要吃棒冰,看星際大戰喔!”

妹妹大發慈悲:“那你躲在計算機前面看,我繼續寫功課好了。”

有一種對樹哥哥慾望的照顧動機,我答應了。 於是,電影被打開,樹哥哥開心地享受他的大餐。 這時,我做了個錯誤的選擇,我留在電影旁邊一起看,而不是請樹哥哥用耳機聆聽,讓自己留在寫功課的旦妹妹旁邊陪伴。 於是,旦妹妹所有人格動力的挑戰就被擾動了。

結局是,旦妹妹受不了跑來窩在我身邊看電影,一邊掛寄著沒寫完的功課。 在9點我喊停關機之後,旦妹妹同意草率(克服她的完美需求)地寫完功課,趕緊去洗澡,在9點30分,全家上床完畢。

這故事的中央,有無數的溝通,這些溝通對話,有親職的示範與功能,讓我來記錄。

1.“不公平,為什麼他可以在學校寫功課,而我不行”

“不公平”似乎是旦旦最近的發展主題,別人擁有的,若她羨慕,台詞一律是“不公平” 最明顯的,是前天,旦妹妹要去試上舞蹈課,這時候,全家才正在火鍋店坐下,幸福地看著廚師熱炒洋蔥的石頭火鍋,等著水開,還沒開始大快朵頤時,旦妹妹卻要離開,趕6點30的舞蹈課試上。

她說:“不公平,為什麼你們可以坐在這裡,大家一起吃飯,又聊天,而我都不行”

我說:“旦旦,是的,妳可以認為不公平,而妳能選擇擁有什麼,不可能擁有每一種好。”

我問:“白雪公主漂亮嗎?”,“漂亮”她回答。

我問:“白雪公主聰明嗎?”,“沒有,她很笨”她回答。(注1)

我問:“媽媽漂亮嗎?”,“??嗯??”她臉紅害羞。 我說:“好,你不認為媽媽漂亮,對嗎?” 她點頭。

我問:“那媽媽胖嗎?”,“嗯!!”她點頭,並偷笑了。

我問:“那媽媽聰明嗎?”,“聰明”她大聲驕傲回答。

我說:“對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菜單,不是每一種好東西都能放到同一個人的菜單的,每個人都會擁有些好東西,也都會擁有一些要學習的地方,這是真相,即使不開心你都要接受。”

我問:“妳想要學跳舞嗎?” 她點頭。

我說:“那不去跳舞跟我們在這裡吃火鍋,或是,放下火鍋先去跳舞,回家後在家吃火鍋湯,妳選哪一個?” 這時,她安靜了。 然後,看著時鐘,開始催促我:“媽媽,快點,時間到了,我不要遲到。”

基於這個先前經驗,在她昨日喊著“不公平,哥哥都可以在學校寫作業”時,我說:“妳喜歡妳的小方方老師對不對?” 她點頭。 “那妳就要知道,小方方老師就是她,她會給你們很多快樂驚喜的地方,也會嚴格規定你們要午休,這是一起的。 就像白雪公主,她美麗又善良,同時,也要有點笨,這就是白雪公主的命運,如果她不是有點笨我們就沒有白雪公主的故事可以看了。”

於是,小女孩放下了。 甘願而放鬆地,打開作業開始寫。

2. 當樹哥哥和我窩在計算機前看星際大戰時,她又說了:“不公平,為什麼你們兩個那麼舒服,又看電影,又吃棒冰....我不行呢?”

我說:“是的,旦旦,我們現在很舒服,而妳很羨慕。”

“這不是公不公平,而是選擇。 媽媽允許妳,可以現在過來跟我們一起看電影,可以現在吃棒冰。 只是,妳還是要準時上床,功課沒寫完,我不會逼妳。”

這裡,有個超越一般父母的概念。 一般父母,都會否定孩子的話,可能會這樣回答:“舒服,不會呀,妳在那裡寫功課,不是也很舒服。” 或是,壓迫孩子:“是妳功課還沒寫完的。” 在這裡,我的公平就是,既然破壞了家庭規矩,那就是,全家都有共同的自由抉擇。 而我,基於旦旦平日對功課的忠誠與負責,甚至試過於完美主義,我選擇一個機會,支持她能放鬆,能願意犯規與犯錯,這是在培養她的人格彈性。

妳猜,旦旦怎麼選擇? 她選擇繼續寫功課,安靜下來,不說話了。

而我和樹哥哥,也很節制地,壓小音量,絕不討論。

這讓旦旦把六項功課的前五項,都寫完了,只剩下最後一樣,還沒寫。

標籤:【寫功課】【幻想】【不公平】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