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中,真的沒有愛可以重來嗎?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婚姻中,真的沒有愛可以重來嗎?

2018年06月09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文盧悅(微博@盧悅盧悅)

(註:此文為盧悅老師心悅會講座《激情期過後,我們該何去何從?》實錄第二部分。)

成人思維和兒童思維的最大區別是:成人思維是可以斷得開的,而兒童思維是童話式的。童話式就是故事的結尾青蛙王子可以變回王子,而成人世界裡青蛙王子變成青蛙就變不回王子了,這是一種喪失,心理學叫閹割,閹割之後是恢復不了的。指甲剪了還可以長出來,小時候牙齒掉了可以長出來的,但是一旦成人了,我們的牙齒掉了是不會長出來的。

在小孩子的世界裡,他可以通過某種努力,通過某種神奇的力量,讓一切都復原。而成人的世界裡,有些東西,你是永遠無法找回的,這就是我們長大的最殘酷的部分,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都不願意長大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一生都很痛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必須知道,有些東西失去了就不會回來了,人生有的時候就是單行線。

一旦你做出某些選擇,就形成了某種因,這個因就注定了一個果。那麼,當你收到果的時候,你是無法再倒退回去的,是沒有雙行線可走的。這就是成人的邏輯。當你不願意接受這個如此殘酷的命運的時候,我們就進入了兒童的思維。

兒童思維就會給我們造成某種誘惑,這個誘惑就是一旦我們進入這種關係,我們過去所有欠缺的、失去的都可以在這個關係裡一次性的得到滿足和彌補,這就是兒童和成人最大的區別。成人會處在某種抑鬱的狀態裡面,因為他知道,有些東西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這是無可挽回的失去,這也是最無可逃避的結果和無可作為的一個事實。

所以如果我們無法接受成人的世界,我們這一生都會拚命的努力,去創造一個新的世界,然後一定要用這個自創的世界來讓現實的世界就範,這就變成了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的磕碰。如果一個人非得讓現實世界和現實規律聽他的,最後的結果就是不斷的挫敗,不斷的挫敗就造成了更多的心理壓力,他就更難去面對現實,於是路就越走越窄,這就是有些人之所以總在走回頭路的一個根本原因。

我剛才把我微信的簽名給大家呈現了一下:現實=D,面對=D。這個D在英文裡就是depressive,就是抑鬱的意思。與之對應的是PS,PS是指「偏執分裂心理位置」(paranoid-schizoid position),D是指「抑鬱心理位置」(depressive position),這是心理學上兩個比較複雜的名詞,我在這裡就不做學術性的展開了,就圍繞我們的話題給大家通俗地解釋一下。

PS可以約等於一種非常極端、誇張的狀態,用一種非常強烈的、興奮性的方式去表現自己。舉個例子,我在汶川地震救援的時候,碰到一個男人,他是一個鎮長,一家人全都遇難了,但是他仍在拚命地救人,拚命地工作,幾乎24小時不合眼。他非常地興奮,非常地有力量,在關鍵的時刻起了很多的作用。但是這樣的人也是最危險的。為什麼呢?當別人哭的時候,他還在非常亢奮地工作,這就意味著他錯過了處理傷害的最佳時期。他在用很多過度的、極端的事情來蓋住他的痛苦。後來他就把自己累昏了,被強制休息,這時他的痛苦就呈現出來了,那是一種極其難以接受的痛苦。

所以我們看到,小孩摔倒了以後第一反應就是哭,這是正常的發自人性的反應。如果一個小孩摔倒了以後立刻爬起來,明明很疼,可還是表現得像沒事兒人一樣,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但就是瞪著眼睛不讓它流出來。這就是一種非常興奮和強烈的狀態,是一種PS狀態,用極端性的東西去壓抑痛苦。

我們知道,有些老人總是詐騙的受害者,他們被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騙局騙了很多次,甚至被稱為被騙專業戶。為什麼如此?其中有一個老人說出了一個非常讓人難過的真相,他說,有什麼辦法呢?因為我們要面對死亡,他們告訴我只要吃了這個藥,就能治好病,就可以長壽。所以他們之所以甘心情願地屢屢被騙,就是因為對方給了他們一個PS的機會,給了他們一個希望,讓他們覺得可以通過某種方式挽回他們即將喪失的東西。這些老人一生節儉,努力工作,可是到了老年的時候,他們無法接受自己終將失去了生命這樣一個現實,而寧可活在自欺的世界裡。

其實我們所有人都在這兩種狀態中。有時候我們會開玩笑說,當你真正得抑鬱症的時候,你才會真正地去面對現實,你才知道這個現實是一種真相。

包括我現在正跟大家這麼慷慨激昂地講課的時候,其實我都是正在用某種很有激情的東西來壓抑我內心裡的那種空,那種非常焦慮,抑鬱的東西。

所以為什麼我們這麼喜歡玩手機?手機也好,電影也好,小說也好,它們可以殺掉世界。殺掉什麼世界?我們面對的現實的世界。我們就可以不用再去面對現實了。很多人都說如果一旦沒有手機,夫妻之間該如何交流?老人和孩子之間該如何交流?人和人之間該如何交流?我們該如何面對別人、面對世界?如何面對自己?那些情緒就會變得無法掌控,瀰漫出來,那時就會發現其實PS就意味著我們需要很多的精神麻醉劑。

情感的激情期其實就是一個最典型的PS狀態。在激情期的時候,兩個人都處在一種極度滿足的狀態裡,雙方都把對方當成自己幻想世界裡的那個人,都很快樂。比如我上次舉的那個例子,那個男人來自單親家庭,從小跟著爸爸過,春節的時候他一邊流淚一邊吃飯,因為爸爸沒時間做年夜飯給他,他只能吃泡麵,萬家燈火,大家都歡慶節日的時候,他們家卻那麼淒涼。這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刺激,所以他長大以後就格外渴望一個賢妻良母式的女人,會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期待。

而一個非常賢妻良母的女人可能從小生活在一個特別溫暖的家庭裡,但這個家庭太溫暖了,像溫室一樣,那麼這個女人就會非常害怕獨立。相反,那個從小在單親家庭長大的男孩子,可能不得不表現得非常獨立、非常自我,很會單打獨鬥。那麼這個女人就會把她不能實現的幻想投射在這個男人身上,他們就都在把自己的幻想放在了對方身上。

當他們在激情期的時候,他們都能在彼此的角色中互相滿足對方,但是激情期一過他們就會發現,原來你是讓我扮演這個角色,可是這並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比如說那個賢妻良母式的女人,其實她最想做的事就是我要到外面去闖蕩,我之所以愛上你這麼一個看上去很獨立的男人,就是因為我特別渴望也能成為像你一樣能夠獨擋一面的人,我不希望像過去一樣,在家裡面天天聽話,按媽媽和爸爸的旨意去做。可那個男人會認為,那不行,我需要的就是一個賢妻良母式的女人,你怎麼能去追求你的事業呢?

所以,當這個妻子開始追求自己事業的時候,這個男人可能就會很恐懼,因為他就又陷入到過去的情景裡了,回家的時候黑燈瞎火,別人家傳來飯菜香,然後他過去所無法接受的那種淒涼感就又會在心頭洋溢起來了,那種痛苦就又回來了,他就會受不了。

當激情期過後,我們就會發現特別難過,原來從小以來積累的那些幻想、夢想其實終究是無法實現的。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往往就到了關係發展的一個關鍵時刻。

很多人都在問我:我該怎麼去挽回呢?我怎麼才能修復呢?我怎麼做心情能變好呢啊?該怎麼辦呢?這其實都是在忽略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有時就是無法挽回一些損失,我們可能永遠都無法恢復了。

我自己的心理咨詢師就對我說,我能夠教你的,不是你到我這裡來得到些什麼,而是說我要讓你知道什麼是得不到的。我和他的咨詢關係也有一個激情期。在我做前半年咨詢的時候,我發現他特別厲害,他能給我很多的啟發,每次咨詢完之後我都有一種幸福感,有一種渾身放電的感覺,內心都感覺特別舒暢。

但是半年、一年以後,我發現他說的所有東西我都懂了,我已經沒有跟他想要的了,這時我就想結束咨詢。我覺得他沒有東西可以給我了,但是他其實是用不給我的方式給了我,他在告訴我,我期待每次都能跟他得到一些東西的那種感覺是什麼呢?其實就是PS。

我在我自己的個人咨詢,在我人生的成長經歷裡,我會非常難過地發現,有些東西我就是無法挽回了。這種感覺可能到三十多歲的時候,我才真正的體驗到。我的人生也不是說沒有經歷過一些挫折和打擊,可是我直到三十多歲的時候才真正地接受一件事,就是人生真的是單行線,有些影響真的是無可挽回,我們一生都要受到某些經歷的影響,我們將慢慢喪失很多東西。比如我覺得我的身體已經沒有二十多歲那麼好了,過去我根本不需要鍛煉或者節食,我的身體就可以保持一個很好的狀態,但是現在不行了。

所以我的來訪者通常會有兩種狀態,一種是如果他太兒童了,那麼我就用兒童的方式跟他交流,因為這個世界太殘酷,他還需要在童話世界裡呆一呆。但如果這個人已經稍微大一些了,比如他整體的心理年齡已經在青春期左右,那麼我要教他的就是怎麼學會面對喪失,因為只有通過這一關,他的人生才能真正的輕鬆起來。

就像堂吉訶德向風車發動衝擊一樣,最後他會敗得很慘,很難過。人生的絕望就在於我們發現童話終究只是童話,我們無法用神奇、奇跡這樣的詞彙來形容我們的一生。那麼在這個時候,我們該怎麼活下去?這才是我們人生的主題。

標籤:【】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