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婚姻推向懸崖的三句話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將婚姻推向懸崖的三句話

2018年04月12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45 ℃ 次

在治療室裡,我經常遇到的問題就是:我要苟且著過嗎?

願意花錢來討論這個問題的,往往都是不願意苟且,但又不知道如何才能理直氣壯地活的人。

什麼是苟且?苟且就是當我們無法改善我們的情感關係,卻還要勉強維持的一種生活的態度。

一方面我們無力解決問題,一方面也無法從問題中解脫出來,而只能掙扎著默默忍耐。

換句話說,很多人會說,如果不是因為孩子,如果不是因為怕父母傷心,如果不是怕被人議論,我早就和他/她離婚了。


「為了孩子,我們要湊合」


?
這幾乎是所有在婚姻危機中的夫妻都會提到的苟且的最大原因。內疚感是很多夫妻的難題,在他們的觀念中,單親家庭的孩子,似乎就是精神的殘疾,這會對他造成終生的不可磨滅的傷害。

但事實上,孔子孟子歐陽修這樣的優秀人物都是單親家庭出身,單親家庭真的對孩子有如此致命的影響嗎?美國上世紀七十年代,曾經對此做了調查,得出了肯定性的答覆:離婚的確會對孩子傷害大過不離婚的孩子們。但進入80年代,美國人發現這個調查帶有太多的漏洞,在更科學的調查研究後,結論是:離婚家庭出身的孩子和非離婚家庭出身的孩子,在心理層面的差異不是很大。

其實婚姻最考驗的是一個人的情商。並不是離婚會傷害到孩子,而是因為你的情商不夠高才會傷害到孩子。

比如,當我們在婚姻中的時候,我們能保證對自己的情緒有足夠的承受能力嗎?心理研究證明,對一個人一生心理能力影響最大的莫過於兩種家庭,一種是高情緒表達的家庭,一種是低情緒表達的家庭。高情緒表達的家庭呈現為激烈的衝突,這會對孩子的精神發育造成嚴重影響,他會停止發展自我,而將精力用於應對外部強烈的刺激,其副作用在於他會過分敏感,將外界的風吹草動都列為紅色警報。

低情緒表達的家庭呈現為壓抑的氛圍,這也會讓孩子因為缺乏足夠好的情緒表達的環境,而失去了探索自我的機會,其副作用就是長大以後對情感有否認的傾向,過度追求獨立,而對依戀有很強的牴觸。

但無論單親家庭還是雙親俱在的家庭,都會有這兩種傾向。對孩子最重要的不是父母到底有幾個,而是父母的情緒是否有足夠的穩定性,是否有足夠的自我消化能力,否則就會出現各種情緒倒置的家庭。很多人長大以後都說自己無法對父母說真話,總是報喜不報優,這是因為他們從小過度發展了照顧父母的生存能力,而無法發展在親密關係中對他人產生依戀的能力。

我們的結論是,只要你的情商能力足夠好,那你就能做到在任何矛盾中,可以處理自己的情緒,而不把自己的情緒讓孩子承擔,產生「需求倒置「:讓孩子來承擔父母無法承擔的情緒壓力。只要做到了這一點,孩子就有自己的空間發展自己的情商,這和婚姻無關,只和父母的情商有關。


「作為離婚的女人,我在婚姻市場上是甩貨」


?

這樣的說法似乎非常有說服力,但我們依然可以舉出很多例子證明這一點也是偽命題。

英國研究人員調查發現,大多數人認為女性31歲時最美。這個年紀的女性,多半已經為人妻,為人母,兼具自信與美貌,魅力值處於巔峰狀態。

研究人員調查2000多名男女志願者後發現,約70%的受訪者認為自信是美麗的關鍵因素,67%的受訪者認為外貌非常重要,47%認為判斷一名女性是否美麗要看她的風格。

一個成功者和一個loser的最大區別就在於,他是否在任何時刻都能堅挺自己的價值,而不是總是自己給自己殺價。

對自己有什麼樣的自我預言,決定了我們在婚姻中的表現。如果我們對外界的看法就是小紅帽裡的世界的話,那麼我們就會不得不忍受婚姻的折磨;而如果我們對外界的看法是相對中和一些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那麼我們就更能去追求更好的生活。

我們經常可以在婚姻中看到當下中國人的世界觀:用一本暢銷書名來形容再合適不過了《世界如此險惡,我們要內心強大》。

我們當下的社會心理還無法擺脫中國過去的影響,近百年來,中國一直都在動盪中度過,無論是戰亂、文革還是改革開放,有太多的精神創傷,更不要提,我們社會環境的巨大變遷,讓我們無法再用穩定的文化價值觀來面對親密關係中問題。

於是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60後父母的婚姻文化無法應對80後孩子所面臨的世界——幾乎所有的來訪者都會告訴我,當他們走上社會的時候,他們會有一種被父母欺騙的感覺。因為父母許諾的那個世界並不在現實中存在。父母所承諾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一個用犧牲和道德以及家族文化來建構的世界,但那個世界早就離我們遠去了。解放以後,家族文化被破壞掉了(當然在中國的二三線城市家族文化依然還有生命力),「單位」這個組織在某種程度上接過了作為守護者維護婚姻穩定的接力棒。解放前,婚姻問題會在家族內化解;解放後,風化問題成為決定一個人一生前途的大事。

改革開放後,單位的威力也式微。中國文化開始從熟人文化進入「陌生人」文化,尤其在大中城市,人都以碎片化存在,陌生人之間的支持甚至會高於親朋好友,家族的力量不再是支持的力量,反而成為壓力的來源,每年春節都會爆出的「應對逼婚指南」就是明證。

而70後、80後、乃至90後的父母們的婚姻三觀還是來自過去的年代,但支持婚姻三觀的體系已經崩潰,他們觀念的落伍過時也是必然。

當市場體系進入婚姻的時候,拜金主義、女性主義等競爭文化開始濫觴。過去女人的形象是以道德至上的弱者來制衡男權文化,用內疚感把男人強留在婚姻中;但現在很多女性有了自我覺醒的意識,她們從小接受的是競爭文化,所以她們很難扮演《渴望》裡的劉慧芳式的老式女人,苦逼女人無法戰勝洋洋得意的小三們,可是很多人又從過度妥協走到了過度競爭的另一個極端,整個社會都不知道如何用平常心面對競爭,如何用真正的」費爾潑賴「精神來解決爭端。從過度犧牲和妥協的文化,到過度掠奪和自戀的文化之間,我們的婚姻找不到足夠好的支點支撐。

於是我們對親密關係產生了很大的幻滅感,我們不能相信男人的承諾,也不相信女人的美麗,似乎兩者都是速朽的,面對婚姻我們沒有足夠的思想武器來武裝自己,父母的那套已經不堪使用,而當下的危機又日新月異,以前是QQ,後來是手機,然後是微信和陌陌,這些都讓我們日益發現維繫關係的艱難和能力的貧乏。

如果女人的年齡是關係最大障礙,那麼,婚姻又有什麼意義,因為婚姻就意味著我們要一起面對白首相對啊。


「如果我離婚,我父母的後半生就會被毀掉」


?
我是70後,在我的概念裡,70後的父母大多對孩子沒有那麼強烈的關注,起碼那時孩子還是自己上下學,校門口還沒有囤積著大量的父母或者爺爺奶奶們。

我看到大量的80後和父母非常黏連,邊界不清。很多人婚姻出問題的原因不只是二人關係不好,而是和彼此的父母有了衝突,甚至是彼此的父母之間有衝突,這個婚就不結了。

於是就會出現父母為孩子活,孩子為父母活的誰也不為自己負責的現象。

在當下的中國,婚姻成了一個人完成青春期的場所,這是一個讓人無奈的事件。大量的青年男女,因為長期被封鎖在學習的世界裡,雖然對A片甚至做愛都很熟悉,可是卻沒有完成青春期最重要的事情:分離個體化。這個詞的意思,就是嘗試建立自己的個人的世界,建立相對獨立的價值觀和文化,從父母的世界脫離開來。

很多人的婚姻是為父母所迫而進入的,在進入婚姻的時候,他們沒有太強的動力,也不知道什麼是感情,緊接著,他們又被催促著生孩子,往往到了生孩子以後,他們才真正明白什麼是婚姻。

這個時候,他們的困境是:如果我要堅持自我,就會傷害到父母,父母已經將他們的一生奉獻給我了,如果我堅持走自己的路,就意味著我將會讓他們失去寄托,如果沒有了我,他們何以為繼?

到底是毀了我來維護他們,還是毀了他們來維護我呢?很多人都在咨詢室裡問我。

其實這也是我們文化的困境:當個體文化遇到了集體文化,我們該何去何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建立的孝文化和追求自我解放,實現個人成長的自由主義文化,是火拚還是兼容?

這個本來應該在青春期完成的分離個體化的過程,被放在婚姻中,甚至有了孩子以後,想要擁有自我的夫妻們,缺乏足夠的的經驗來應對和父母的衝突,他們羽翼剛剛豐滿,還沒有飛翔的能力,就要面對巨大的挑戰:我該為我自己而活,還是為孩子而活,抑或為父母而活?我該如何平衡這三者的關係?

在當下中國的文化語境中,在婚姻中追求個人自由,依然還不是太被社會所認可,看看我們對潘金蓮和西門慶的態度就可以知道。但如果讓這一代走他們父母的老路,那是萬萬不可能了,因為他們的父母隱忍壓抑的婚姻態度,是有文化和體系支持的,但他們沒有。

馮侖曾寫過一本書《野蠻生長》,這本書可以概括我們這個時代的特質。在一個規則重組的世界裡,一切都在被重新解構,一切也都在野蠻生長。

這是一種無組織,無模板的成長,一切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我們只能一次次地試錯,然後找到真正的道路。

但我相信,只要今後的半個世紀,中國社會能保持基本穩定的發展,一套相對成熟的文化體系一定會重建起來。



標籤:【】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