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還是留下:我們為何害怕分手?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離開還是留下:我們為何害怕分手?

2014年02月16日 愛情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47 ℃ 次

 

我終於離開了那個男人。現在我自由了。沒想到,一些知道我離婚的女人竟然羨慕地跟我說:要是我有你的勇氣,我也早分手。”

畢明秋說,其實,她最終下決心走這一步,經過了非常艱苦而漫長的心理拉鋸戰。“我就像一個鐘擺,今天向左,明天向右,反反覆覆地糾纏這個問題:離開,還是留下?”就這樣拖了整整三年,畢明秋說自己心力都要枯竭了,“心底總有一個聲音說:算了,放棄吧,認命吧......我慶幸我仍然堅持了這個重要的決定。”

邁出這一步當然會很痛苦。從分手的念頭閃現,到鼓起勇氣告訴自己的伴侶,的確是需要一段時間的。下定分手的決心是最折磨人的過程。在真正分手前,你就已經開始痛苦不堪了。無論是為了什麼而分手,下決心的過程其實和分手時的感覺一樣糟。儘管從心底裡知道是離開的時候了,但是,又是什麼讓我們猶豫不決,不敢重新開始?我們到底在害怕什麼?

害怕使別人痛苦

為什麼僅僅一個想離開的念頭就會帶來如此深的負罪感?

沒有人願意讓自己愛過的人痛苦,尤其在對方沒有犯錯的情況下。一旦產生了這個念頭,女人們就會從心底裡覺得自己太“壞”了,似乎會遭到所有人的譴責——你太殘忍了吧,竟然要拋棄一個以你為全部生命的人!

對於女人來說,更加艱難的是,她們習慣於在倆人生活中扮演慈母的角色,做一個拋棄者,似乎就變成了一個人人唾罵的“後媽”。

“我沒什麼可責怪他的,他很好,但我已經不愛他了。我也生自己的氣,但我沒辦法。”28歲的歐陽琦說。“性”趣的減退是愛情消失的信號,她決定離開薛偉。她對他談起天馬行空、自由自在的單身生活。可薛偉看起來就是聽不明白,或者,他根本不想聽明白。歐陽琦猶豫了:“難道是我錯了?我們之間真的完了嗎?”當薛偉終於明白她是要離開他,他開始威脅她:“沒有你,我一個人活著有什麼意思?死了算了!”歐陽琦沒有想到分手會讓薛偉這麼痛苦,強烈的負罪感讓她難以呼吸。

每當她提出分手這件事情,薛偉就用“自殺”讓她收回她說的話。慢慢地她看清楚了:薛偉知道自己像母親一樣怕他痛苦!“他將生命的重擔全壓在了我的肩上。”認識到這一點,她從薛偉身邊逃跑了。當然,他並沒有自殺。

害怕被拋棄

■ 很多人不知道,其實拋棄和被拋棄是一回事

“害怕分手和害怕被拋棄的感覺差不多,兩者都可以追溯到我們最初與母體的分離。”心理分析師安娜·黛巴海德這樣認為。當孩子明白自己和媽媽是兩個個體,不可能永遠在一起,這種恐懼便存在了。媽媽不在的時候,還沒有時間觀念的小寶寶會以為被拋棄了。通常,為了填補母親不在的空白,我們會給寶寶一個小玩具來過渡。小玩具上有媽媽的味道,能代表媽媽的存在。

對於很多人來說,伴侶就是一件這樣的過渡品。如果伴侶離開,就失去了安全感,就感到被遺棄。“分手會讓人聯想到被拋棄和空虛,我們需要用一生去填補。”安娜·黛巴海德說。 “保持獨立是一種自我保護方式,是因為我們害怕被拋棄。”精神分析師讓-約哈雷·萊麥河認為,“相比之下,這種恐懼心理在男人中間更為常見,尤其是40多歲的中年男人。”這個歲數的女人則大多有了兒女,她們很少會有這種焦慮。

害怕被替代

■ 她被另一個女人取代了,這太難以忍受了

春曉與張志屬於青梅竹馬型。理所當然的他們結了婚,並有了一個可愛的孩子。但,愛情消失了。在一個陽光晴好的日子裡,春曉遇見了另外一個男人,激情就像火山一樣在她身體裡奔突,她瘋狂地愛上了他!但是,她不願、不想也不敢離開一直陪伴她左右的張志。因為張志給了她最需要的舒適的安全感!張志得知了這一切,他感覺要崩潰了,他想殺了那個男人,他恨春曉,可是他也不願離開她。裂痕已經存在了,分手卻是好幾年以後。他們像兄妹一樣生活,分房而睡。春曉的背叛讓張志作為一個男人的自信受到了重創。終於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個讓他重振男子漢氣概的女人,她需要他,她依賴他,這讓他恢復了力量。張志決定離開春曉,去開始他的新生活。讓他意想不到的是,春曉大發雷霆,甚至因他的離開歇斯底里。矛盾嗎?本來是春曉自己想分手,現在卻是她覺得被拋棄了!很多人不知道,其實拋棄和被拋棄是一回事。

“我犧牲了自己的愛情留下來,可是我的位置還是被別的女人佔領......我親眼看到自己被替代。”這正是春曉一直不肯說分手的原因:打碎了這個“生活”,她曾經擁有的男人就會被別的女人得到,她的位置和她的形象就會被替代。

“我不分手,不離開,就沒有人能夠搶走他。”許多女人都像春曉這樣想。一些女人即使對自己的婚姻或愛情不滿意,也寧願留下。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有些女性在就要分手時決定留下來:因為她們發現有別的女人來搶她們的伴侶,她們的熱情會在瞬間被重新點燃。

害怕孤獨

■ 缺乏內在的安全感,就無法超越對孤獨的恐懼

著名的英國兒童心理學家溫尼科特認為:“一個人忍受孤獨的能力是判斷其感情發展是否成熟的標誌之一。”她建議,從寶寶吃奶開始,就應該母親在場的情況下,培養他的獨處能力。心理分析師梅拉涅·克萊因認為,獨處能力的大小取決於母親。如果母親做得足夠好的話,就能夠讓孩子獲得必要的內在安全感,以面對生活的悲傷。

而缺乏這種內在的安全感,就無法超越對孤獨的恐懼,還會造成自信心不足,不相信自己可以獨自面對,可以再找到相愛的伴侶度過一生。“是的,孤獨和無助感,經常會讓我放棄離婚的念頭。”一畢業就嫁人的張煜,在六年後想到了離婚,她用了五年時間掙扎。“最近我搬出去住了,在自己換電燈泡、扛純淨水的日子裡,我發現我之所以遲遲不敢離婚,就是害怕面對一個人的境況。那真是孤獨。”張煜說。當她逐漸適應這一切後,她終於獲得了離婚的勇氣。

到了一定年齡,女人會對自己、對別人產生懷疑,社會對她們的評價也加劇了她們的憂慮。單身的女人使其他女人既害怕又羨慕,單身(性感)而自主(危險)的女人則讓男人既害怕又渴望。

標籤:【分手】【安全感】【恐懼】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