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歸罪別人?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為什麼要歸罪別人?

2018年09月0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7 ℃ 次

愛玩歸罪遊戲的,都是巨嬰。?

一次咨詢,一位來訪者說,她爸爸永遠都在怪罪別人,或者她後者她媽媽。譬如,一次他爸爸飯沒做好,卻怪罪她說:誰讓你在這兒礙手礙腳,害我飯都做不好!

這個說法讓我覺得太奇葩,覺得影視編劇們都未必能想到,於是就此發了一條微博,詢問大家遭遇過的奇葩歸罪事件,結果引起很多人吐槽,多數是說被歸罪的,也有勇敢的網友說自己是如何歸罪別人的。

例子很多,列舉一些讓我印象深的吧。多數是說別人的:

1、ex四級沒過,他父母打電話罵了我一通。

2、哈哈,早就發現我媽是這樣。 她從廚房端菜到客廳,如果灑了一點湯,她就說「都是你站在這裡,擠得我過不去」,實際上我站在窗戶邊上,離她還有好遠呢

3、我媽還有更奇葩的,比如她永遠是用什麼找不到什麼,然後她就催我幫她找,但是她找過的地方絕對不許我再找,否則就暴跳如雷,意思是我再找一遍就是懷疑她的能力,就是不尊重她。可很多時候明明那個東西就在她找過的地方,比如包裡。可她就是不許我在包裡找而且還必須把東西趕緊找到。

比如有一次登機安檢過行李的時候,她說她找不到行李箱的鑰匙了。明明就放在手包裡的。我跟她說肯定還在手包裡,仔細找找。她就爆了,大吵大鬧說我明明找過了,你憑什麼質疑我。我想拿過來幫她找她也不給,最後還是安檢員說拿手包來我幫你用x光掃掃吧,結果人家掃了一下說就在包裡。我媽這才沒話說。

4、聽一個女兒說,她媽來她家。到做晚飯時間,如果她說-媽你坐著,我去做飯。她媽會幽幽的說-你是嫌我嗎?然後女兒馬上說,那我們一起做飯。她媽又會幽幽的說-我來你家是來給你做傭人的?所以每次到做飯的點,氣氛都非常詭異。

5、老公說都是因為你不獨立,讓我不能安心在外面打拼害得我們開不上豪車住不上別墅。

6、小時候我家不見了隻雞/鴨/狗等其他東西,我爸都能歸罪我媽,要麼是那麼晚不回籠/不放好/找不到等等理由,越長大越發現老爸是個老小孩,老巨嬰,但是是個很感性有義氣有責任的爸爸,人無完人,現在家裡一開始吵架,我們孩子就打哈哈,我媽就懶得理我爸,我爸發完脾氣又來哈哈笑,挺逗的。

7、我家這樣的事比較多,最為奇葩的是12歲生日那天中午,我媽吃飯時給我做「開示」,我爸停在走廊裡的單車被偷,外面下大雨,誰也沒看到、聽到動靜。於是他怪我,說:今天生日就是晦氣!都怪我,不然車怎麼會被偷?於是被打罵一頓……現在想想,好可笑!

8、一次在城際上,一個奶奶弄撒了一包花生豆,然後就罵小孫子:「讓你買這個,非得買……」然後氣急敗壞地走掉不收拾了,孩子媽趕緊安慰嚇哭的孩子。

9、好多啊,時常。我媽晨跑因為太冷,回來氣的摔了全家盤子,說是因為氣我八點還沒起床。自己沒給手機充電,說要你有啥用!不幫我盯著!而且每次都特生氣崩潰髒話的那種。

10、小時候父母愛打麻將,週末他們去打麻將的時候我就去書店。他們那天輸了的話就說因為我去「輸」店了。這個算嗎?

11、有一次我吃飯把筷子掉了,我媽說看你這麼毛手毛腳的,難怪數學學不好。問題是,我數學挺好的。

12、我的背上生了一個大包,裡面像是有濃,給媽媽看,她不知道是什麼,就罵我良心不好,才會生這種東西。

13、我是為了你才不離婚了,不然我早就過上了……的生活。多年後她似乎懺悔低語:是因為我害怕,因為我膽小,才不離婚的。

也有坦承自己的:

1、我是這樣一個自我破碎的人,比如英語考試我沒考過,同學考過,我會埋怨同學們太吵了,搞得我沒法安靜學習。其實是我自己不夠努力,把我做不好事原因歸罪他人。以前我基本上把我犯的錯誤都歸罪於外在事物,我也應該為自己做的錯自己負責。

2、我不小心撞到櫃子,把櫃子打了一頓……

這些歸罪別人的例子,都有這樣的共同點:自己遭遇了或大或小的挫敗,立即找一個身邊人去怪罪,覺得這個挫敗是這個身邊人所導致的。

為什麼會這樣?什麼樣的人容易這樣做?

在我的理解中,有完整自我的人,很少或不會這麼做,而自我未成形或自我破碎的人,勢必會這麼做。

所謂自我未成形或自我破碎的人,其實即心理發展水平還是嬰兒級別的人,我稱之為巨嬰。嬰兒,必須和撫養者在一起,事情也必須由撫養者替他們解決,同時他們也必然會產生的心理是,事情都是撫養者導致的。

所謂自我完整的人,也即可以脫離父母而能心理上獨立的人,他們相信自己基本有能力面對生活的挑戰,而如果出現挫折,他們也能客觀對待,既不容易歸罪別人,也不容易怪罪自己,而是相信自己能行,懂得安撫自己的挫敗感,同時又會去尋找資源去幫助自己。

嬰兒或巨嬰,他們會追求每一件事情,無論大小,都必須符合他們的想像,這樣他們才有掌控感,而一旦事情不符合自己想像,他們就會有崩潰感,這種崩潰感會引起不完整自我的瓦解。為了避免自我的瓦解,他們會把引發自己崩潰的責任推卸到外部世界。

這些例子中,重要的不僅僅是怪罪,而是任何一件小事他們都要去怪罪,因為他們下意識裡認為每一件小事都應該符合他們的想法也即意志。如果不符合就有崩潰感,隨即要去怪罪。

所以自我未成形或自我破碎之人,是不能真正認錯的,他們必須將任何挫敗歸罪於人,否則會導致自我崩塌與粉碎。這是中國人要面子的關鍵,必須要維護面子,因裡子是破碎或空的。

對於自我未成形或自我破碎,畫家方立鈞有很多經典刻畫。譬如以下照片,前五張呈現了自我未成形,後三張是自我破碎。

太多國人是這自我破碎或自我未成形的人(其實我真正想說的一句話是,大多數國人是巨嬰),所以維護面子是國人交際第一要領。

如果用心理學術語解釋的話,自戀是最簡單的解釋:因自我沒建立起來,所以必須要維護自戀的能量,以勉強拼出一個自我來。

為了脆弱自我的自戀,一旦出問題,本能地要去怪罪別人。如父母超自戀,那孩子要清晰的明白,父母的歸罪嫁禍是他們的問題,而不是自己錯了。

複雜一些的解釋是,自我未成形或破碎者,心理發展水平都是嬰兒級別,而嬰兒下意識覺得自己是神,世界必須按自己這個神的想法運轉,如沒有,就會有挫敗感,以及神被冒犯了的感覺。於是,他們對外部世界會產生巨大的敵意,但嬰兒不能處理自己內在的敵意,於是將敵意投射到外部世界,認為外部世界有一種敵意力量在和自己對著幹。

也即,任何大大小小的失控,自我未成形或破碎的巨嬰,都會下意識地認定其背後必定有一個主觀惡意對抗自己的力量,他們必須要找到它,去歸罪去攻擊,否則寢食難安。對此,你可以想像,如果你身邊有一個魔鬼出沒,而你沒找到它,這是很恐怖的。

因此,東西丟了找不到,是巨嬰們最恐怖的事情之一,他們必須找到才行,而孩子是他們最容易認定的賊,所以很多國人童年時遭遇過可怕的被冤枉經歷:父母、爺奶或其他親人丟了錢,認定是你偷的,你不承認,他們朝死裡打罵你,你懼怕,承認了,他們或者收手或者打你更慘,結果這點錢在別的地方找到了。

必須要找一個對像去歸罪,這是巨嬰心中嬰兒的一面,但同時他們也有成年人的一面,他們知道,不是誰都能被歸罪的,強有力的不能去惹,於是好脾氣的伴侶、孩子與下屬是最容易被歸罪的。

歸罪事件中,眾所周知的經典事件應該是頻繁發生的老人訛詐扶助者的新聞了。多個報道稱,摔暈過去的老人,醒來第一句話就是質問身邊人:你為什麼撞倒我!

這不是經過頭腦加工的有意訛詐,而是本能反應。因他們在尋找主觀惡意攻擊者,且必須盡快找到,找到並歸罪時,他們的世界才能從失控狀態恢復到控制中,所以,誰靠近他們誰最容易倒霉,因此造成了恩將仇報的局面。

這類事件中,司法體系的和稀泥態度造成了難以磨滅的超惡劣影響,對道德是極大衝擊。處理這一類事件的關鍵不是懲罰老人,而是維護扶助者的清白,並肯定扶助者的見義勇為,同時也可以諒解老人的非有意惡意,而對於老人與家屬有意的惡意訛詐行為,就必須給與法律的懲罰。

其實,之所以和稀泥在中國如此流行,是因為我們都知道,巨嬰非常難纏,如果找不到可以怪罪的對象,他們就會不依不饒,哪怕把天捅破也在所不惜。於是,相對更成熟、心理更健康、資源更多的扶助者就被老人家庭與司法體系共謀算計了,直到這時,巨嬰的歸罪動力才能相對平靜下來。

世界必須按我的意志運轉,如不順,就要找一個對像去怪罪,這是病態自戀。而病態自戀,是他戀失敗的結果。所謂他戀,即我可以愛上他人,並被他人所愛。

嬰兒最原始的心理是全能自戀,即世界必須按我的意志運轉,而我如同神一般。但如果孩子能與父母構建愛的關係,嬰兒就可以從原始的全能自戀中走出。如他戀失敗,就會退行到孤獨的、必須自己掌控一切的全能自戀中。

所以,治療病態自戀最好的辦法還是有人愛他,因此有此說——生命最初幾年如能攢夠五千個誇獎就可以幫孩子建立自信。自信,即健康自戀。

嬰兒沒有自我,必須從媽媽的喜歡中確立自己存在。

讓孩子形成健康自戀,不容易,而治療巨嬰的病態自戀,則相當不易,這需要有此心理的成年人自己去做巨大努力。

或許,關鍵的一點是,巨嬰,即成年嬰兒須認識到,外部世界並沒有那麼多敵意與惡意,自己以為的外部敵意與惡意,其實是自己內心的敵意與惡意向外投射的結果。在一個又一個的瑣細的不如意小事中,並沒有一個主觀惡意的力量在和自己對抗,而是自己太希望事情必須按自己意志運轉。

但更重要的,是巨嬰需要走出孤獨的自戀世界,與外部世界建立起真正有意義的鏈接來,那時,我們會由衷感知到——而不是僅僅頭腦意識到,自己意志控制不了的地方,有愛存在。

作者:武志紅

微博:weibo.com/wuzii

微信:wzhxlx

標籤:【】

隨機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