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一名有意識之人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成為一名有意識之人

2018年04月1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4 ℃ 次

(文/Ken Eisold, Ph.D.,譯/Anna1994)

最近在普林斯頓,邁克爾·S·A·格拉齊亞諾教授提醒我們說,與我們的主觀信念相反,我們大部分的決定其實是在自動的、無意識的狀態下作出的。

他提問:「大腦怎樣越過處理信息過程然後直接主觀臆斷所接收到的信息呢?答案是:它沒這麼做。」

大腦只是自以為自己已經做了。舉個例子,當看見白色,大腦就判斷我們看到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就是把白色當做是整個顏色光譜的混合物。

然後大腦領悟到這一點:通常我們不需要意識到自己想要什麼。因為我們已經「知道」想要什麼,而且一旦我們已經開始意識到有選擇時,其實已經作出了選擇。實際上,生活中大部分時間我們都處在夢遊狀態。

這對我們想努力生存的祖先來說是個極大的有利條件,因為當看到能獵食的動物或者需要躲避的危險時,他們沒必要思考該做出什麼反應從而浪費過多時間。

類似地,對詳細調查日用商品、貨幣或衍生品市場的貿易商來說也是個極大的優勢。因為得到收益的機會只是瞬間閃現,然後貿易商必須猛地抓住。

在這類情形下,格拉齊亞諾教授解釋說意識實際上是「類似大腦內部顏色模型的一種注意力的動畫再構,儘管它屬於精神上不準確的一種描繪。這條理論說明意識不是一個幻覺,而是一幅漫畫。

但這不適用於做複雜、艱難決定的情況。我們的祖先需要有意識去獵取很大的野牲畜或者組織管理他們的群體。所以我們也需要思考管理自己的財富,什麼時候該買或該賣,怎樣做計畫,什麼時候該謹慎小心,什麼時候需要迂迴處事。

更重要地是,我們必須全面思考這樣才能統一作出行動。當我們面對簡單的選擇並需要立即作出決定的情況時,動畫重建也許會起作用。但是面對公共的選擇,我們需要權衡各個選項,進行討論反思,預測長遠的影響,還要想想這會對我們的社群有何影響。

長話短說,那意味著我們必須抑制想立即做決定的衝動。就是要機警。我們需要有快速思考的能力,也要有慢速思考的能力,正如丹尼爾·卡哈那曼提議的將它放進存在頭腦裡的有用書籍中,但我們怎麼知道哪一個思考方式在什麼時候才是最佳選擇呢?

政治領域很容易出現膝跳反應。除了受到意識形態和利益的驅使,我們經常也會受到迎面來的社會問題的複雜性和重要性的衝擊。有時我們能最好控制的是快速和惡劣的反應,尤其當作出的選擇是成千上百萬的投票之一。接著我們必須與這樣的想法作鬥爭:「這有關係嗎?」如果沒影響,是不是就可以隨便來了呢?

神經科學對我們理解神經是如何工作的問題已經作出了巨大貢獻,但到目前也仍然沒能對我們社會動物或群體成員的身份作出過多解釋。研究毫無疑問地闡明了大腦引領我們從眾時走過的路徑,但我們還是需要更好地理解如何合作、聆聽、反思以及行動。

僅僅靠我們自己是很難做到位的。

標籤:【自我覺知】【元認知】

隨機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