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須懼怕錯誤,因為生活中並無錯誤!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無須懼怕錯誤,因為生活中並無錯誤!

2018年03月20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5 ℃ 次

我盡力了……我真的盡力了!

? ? ? ? ? ? ? ? ? ? ? ? ? ? ——丹尼·庫克,一名喜劇演員

「犯錯」這個詞意味著有目的、有意識、有計畫的行為。這是完全不對的:沒有策劃好的過失,也沒人會有意識地設計失敗。

當故意失敗或者設計了一個過失,我們實際上在某種隱含的計畫上成功了。因此,即使對他人來說一個蓄意的破壞行動具有過失的形式,但對你來說它仍然不是一個錯誤。

這就是底線:沒人犯錯是因為沒人會故意犯錯(即使是破壞行為)。

但是錯誤確實發生了。事實上,我們常常忽略了眾所周知的一環。不是因為我們想這麼做,而是因為有太多的環節以至於被歪曲了。

瞭解蓄意過失和意外事件之間的區別是獲得幸福和自我接納的關鍵。

錯誤是「它是什麼」和「它應該是什麼」之間的區別。

當我們考慮一個行為是否是錯誤時,我們考慮的是真實與觀念之間的不同,就像是什麼和我們期待的是什麼(或被期待的)之間的差別。但是任何期待從本質上說都是一般性的。無論標準是由你自己、上司、家長、夥伴、法律系統或者社會準則指定的,它都無法反映出任何特定一個時點和心靈的特殊之處。

規則和法律設定的理想的控制期望是面向所有人的,它的基礎卻是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沒錯,我們是不應該闖紅燈,但是有的時候就這麼做了。為什麼?肯定不是因為想去拿一張罰單,弄壞我們的車或者把某人撞翻。而是因為不論我們有多麼警覺,總會有意識失誤的時候。我們正努力做到最好,即使這種最好降到一般期待之下。

現在,如果你下意識地決定要闖紅燈,那不是一個錯誤——它是一個故意的、難以被社會接受的行為,是對交通規則的蓄意破壞。蓄意反對,像破壞行為和犯罪當然是存在的。那實際上不是過失。

錯誤是場意外。

1927年9月15日,美國著名舞蹈家伊莎多拉·鄧肯「遭遇了一場悲慘的死亡」,「當她開著一輛敞篷車時,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翻,當場摔到石製人行道上過世「(紐約時報)。格特魯德·斯坦因在回憶這件事的時候說:「裝腔作勢是危險的。」沒錯,如果當時鄧肯沒有裝模作樣地一直揮舞著披肩和坐在波努瓦·法爾切托的車裡,它就不會發生。但是假設伊莎多拉·鄧肯沒穿披肩或者沒和愛人坐在一輛車裡是很荒唐的。她不是因為裝模作樣而死。她是被生命中的一場意外殺死的。意外是無法用理智估計到的可變因素的碰撞。

錯誤是意外。那就是為什麼當你闖紅燈時遭遇事故,我們開始會富有同情心地說那是一場意外。只有過了一會兒之後,為了找個說得通的理由和補償措施,我們將責任推卸到過失行為上。

公正無關特殊。但你大可不必如此。

現實不會虧待你。你是現實中的一個部分。因此,你永遠不會被虧待。你永遠都是最棒的。你永遠都在任何一個時間點上做到最好。無論別人是否知道,你自己要知道。剩下的你所說的錯誤只是意外的與期望不符的部分。

當然,你將對你做過和沒做過的事負有責任,因此你將清除你無意的部分。你將糾正你沒有真正「犯過」的錯誤(就有意而言)。同樣的,社會將要求你面對你的行為的結果。它通常也會忽視你盡可能做到最好和無意犯下的過失的請求。機會在於你會被判為有罪的如果你是故意弄砸的。這是社會運作的過程。它們在普遍性的期望上運作,從不把實際生活中的可變因素納入範圍。公正,再怎麼說,與特殊無關。但是你不必忽視特殊。你,你自己,相反的,能看到你盡了最大的努力,你從來不想故意犯錯(即使是破壞行為),因此,你根本不需要因為任何不幸的生活——那是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件而戰勝自己。

杯子從來都是破的。

你可能上千次地從桌子上拿起咖啡杯,眼睛根本不會從客戶身上移開一下,然後像外科手術一樣精確地把杯子送到嘴邊,但是被隱藏的可變因素(比如說,一次不可預測的因為血糖過低而引起的手部的顫抖)打斷你呷一口的意識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結果,杯子倒了,咖啡灑到褲襠上,你尖叫一聲然後下意識地鬆了手,於是杯子就掉到地上摔得粉碎。接下來,你的老闆會斥責你弄壞了一塊美麗的地毯(就好像是你故意弄壞似的)。正如禪宗所言,杯子從來都是破的。當過失發生的時候,提醒自己,就像丹尼·庫克一樣,就算沒人相信,你也已經做到最好了。

標籤:【寬恕】【錯誤】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