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大開系列:對於糾結的人類而言,拋硬幣會讓我們更糾結嗎?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腦洞大開系列:對於糾結的人類而言,拋硬幣會讓我們更糾結嗎?

2018年01月30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0 ℃ 次

不少人說,當猶豫不決的時候,可以拋個硬幣來決定,在硬幣被拋起的那一刻,你的心中就有了答案。於是有一天,筆者也遇到了猶豫不決的事兒,想起了這句話,於是掏出了一枚硬幣……看到它拋在空中的時候,筆者還是不知道自己應該選什麼……

1.我們究竟能不能說,在拋硬幣之前,我們就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


雖然很多人都這麼說,但筆者覺得沒那麼不絕對。

為什麼,拋硬幣之前一定會有一個稍稍偏愛的答案呢?其實,之所以猶豫不決,通常是兩個選擇差不多,沒有那麼容易分辨哪個更好一些。這種猶豫不決,在心理學中被稱為「心理衝突」,基本類型分為四類:

A. 雙趨衝突:兩個都完全想要,但必須選擇一個,就像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B. 雙避衝突:兩個都完全不想要,但必須選擇一個,左右兩難,就像患病者既不願吃藥,又不願開刀,但必須在其中選一個否則不會好,左右兩難。

C. 趨避衝突:對一個東西,它既有你想要的,又有你不想要的,使你又想要,又不想要,但必須在「要」和「不要」之間選一個,進退兩難。例如,你交了一個男朋友,他很吸引你,但有些地方又讓你非常討厭,你糾結要不要分手,進退兩難。

D. 雙重趨避衝突:對兩樣東西(或兩個選擇),它們身上各自既有你想要的,又有你不想要的,使你又想要,又不想要,然後,你必須在這兩樣東西(或兩個選擇)之間選一個,真是又複雜,又糾結。例如,單身漢有自由之樂,但也有寂寞之苦;結婚有家庭之樂,但也有家務之累,選哪個,想到頭大。

(以上是基本類型,生活中還會因為選項的增多而變得更複雜,好比「三趨衝突」、「四避衝突」、「多重趨避衝突」等等。)

在筆者看來,這四種衝突雖然同樣會讓人糾結得想拋硬幣,但是,拋完之後看到結果的心情,卻是很不一樣的:

究竟是要魚還是熊掌呢?拋個硬幣吧!正面魚反面熊掌,拋完了,誒是熊掌啊,好吧那就熊掌吧,其實魚也挺好的。(糾結半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嗯,可是熊掌也不差多少啊,那就別折騰了,熊掌吧,挺好的。

究竟是要開刀還是吃藥呢?拋個硬幣吧!正面吃藥反面開刀,拋完了,誒為什麼是開刀,不爽,重扔,心裡默念不想開刀,重拋完了,誒好吧是吃藥,那就吃藥吧?(糾結半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可還是不想吃藥啊!重扔!……

究竟是分手還是不分呢?拋個硬幣吧!正面分手反面不分,拋完了,誒為什麼是分手?其實他人挺好的……重扔!心裡默念他還挺好的,重拋完了,誒好吧是不分,那就不分吧?(糾結半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可還是忍不了啊!重扔!……

究竟是要談個戀愛結個婚,還是保持單身呢?拋個硬幣吧!正面戀愛結婚,反面保持單身,拋完了,誒為什麼是保持單身?這樣好寂寞的,重扔!心裡默念單身好寂寞,還是結婚有伴好,重拋完了,誒好吧是戀愛結婚,那就去找對象吧?(糾結半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可還是不想被束縛啊!重扔!……

……

開個玩笑,現實生活中應該沒有人這麼傻缺,在這些事情上用拋硬幣的事情決定,筆者只是藉著這些例子,希望把問題說得更清楚一些。

唉……為什麼,在拋起的那一刻,想要的答案卻總是沒有浮現?

知乎網友「確幸lasia」說:對於實在不知道選擇什麼的時候,拋起來之後仍舊沒有期待偏好。

托尼?巴贊在他的《思維導圖決策》裡說,其實是要讓你完全放鬆下來,再拋硬幣,再感受知道結果那一刻的心情(是失望還是舒適),因為內心的真實想法可能會被煩惱擋住了沒被察覺到。

如此看來,我們畢竟還是需要冷靜下來才能知道自己的心意,如果不能,那麼拋硬幣也未必能幫到我們確認自己的心意。

在筆者看來,在拋硬幣前無法確認自己心意的情況,確實存在。而且,很可能,當自己都不能確定自己的心意時,拋硬幣,反而會讓一個人更糾結。

其原因,可能是這樣的:

當拋硬幣的人,把硬幣的結果當做「天意」,那麼,當拋完了之後面對這個結論的時候,就意味著要去順從「天意」,接受這個結論。然而,接受一樣事物的好,容易,但接受一樣事物的不好,相對較難。接受任何一個選項的不好,都難。

當硬幣的結果,突然要你面對其中一個選項的不好時,你會感受到一種突如其來的、猛烈的不適感。此時你會本能地抗拒這個結果,當你本身又具有叛逆情結的時候,可能你內心的抗拒感會更強烈一些(「違抗天意的慾望」,有時就像「叛逆父母的慾望」一樣),於是你會拒絕這個,選擇另一個,只是因為你太不喜歡這個……而不見得是因為你更喜歡另一個。如果第一次拋擲的結果是另一個,也許,被你討厭的就是另一個了,也說不定。

然而如果是雙趨衝突就沒這個問題,因為在雙趨衝突中,沒有被討厭的選項。當你不必強迫自己去接受一個東西的不好,所以,也就沒有那麼多的抗拒感。好比說你要決定晚上吃麵還是吃飯,本身選擇哪個都沒損失,也就不會對損失那麼敏感了。

儘管說,當不得不選擇其中一個的時候,選擇了其中一個,必然會損失另一個,那麼只要有選擇,即使是雙趨衝突,也存在損失,但是,如果放棄其中一個的損失明顯大於放棄另一個的損失,那麼一般人都會果斷地選擇其中一個,根本輪不上硬幣什麼事兒了。

需要拋硬幣的雙趨衝突,多半還是旗鼓相當的,也就是,選擇哪個,損失都是差不多的,選擇了其中一個,而且你還的確不太討厭這一個,你就能比較容易地接受這個結果。

2.拋硬幣中的框架效應


當一個人對損失如此敏感,以至於在想到某個選擇的負面時,就產生極大的排斥心理……這或許可以用框架效應來解釋。

這是原本是一個經濟學概念,說的是,當消費者感覺某一價格帶來的是「損失」而不是「收益」時,他們對價格就越敏感。用到拋硬幣問題上,也許就是:當拋完硬幣的時候,如果我們越是關注損失,我們就越糾結,越容易規避那個損失更大的結果。在某一個選擇所代表的損失,隨著拋擲硬幣的結果突然襲來時,我們越是抗拒。

但是……在選擇面前,人們也可以持有兩種不同的態度。

用經濟學的話來說,一種是風險規避,另一種是風險尋求。前者,採用負面框架,畏畏縮縮,更關注可能的損失,為可能的損失而感到擔憂;後者,採用正面框架,像冒險家一般行事,更關注可能的受益,從可能的受益中體會到一種被獎賞的興奮之情。

所以,選擇哪種態度,會左右人們的選擇麼?

有這個可能。

百度百科解釋框架效應時舉了個例子:亞洲疾病問題。

想像美國正準備對付一種罕見的亞洲疾病,預計該疾病的發作將導致600人死亡。現有兩種與疾病作鬥爭的方案可供選擇。假定對各方案所產生後果的精確科學估算如下所示:

情景一(正面框架):對第一組被試(N=152)敘述下面情景:

如果採用A方案,200人將生還。(72%)

如果採用B方案,有1/3的機會600人將生還,而有2/3的機會無人將生還。(28%)

情景二(負面框架):對第二組被試(N=155)敘述同樣的情景,同時將解決方案改為C和D:

如果採用C方案,400人將死去。(22%)

如果採用D方案,有1/3的機會無人將死去,而有2/3的機會600人將死去。(78%)

但實質上情景一和二中的方案都是一樣的,只是改變了以下描述方式而已。但也正是由於這小小的語言形式的改變,使得人們的認知參照點發生了改變,由情景一的「收益」心態到情景二的「損失」心態。即是以死亡還是救活作為參照點,使得在第一種情況下被試把救活看作是收益,死亡看作是損失。

選擇不同的參照點後,人們對待風險的態度是不同的:面臨收益時,更多人反而會小心翼翼,選擇風險規避;面臨損失時,更多人反而甘願冒風險,傾向風險偏好。

如果遷移到拋硬幣的問題,那麼就是,在兩難情境中,把拋硬幣的目的設定為「都是損失,所以不如賭一把爭取高受益」,還是「都是好的,所以要盡量小心地規避風險」,可能,就會影響人們的決策。

為什麼?

想像一下,假如是一個雙重趨避衝突,然後,你的內心更喜歡冒險,相比規避損失,你比較關注,兩個選項哪個能帶給你更多好處,更多可能性,更好玩,當第一次拋硬幣得出結果時,如果是一個損失較少但好處也不太多的選項,可能你會相對比較不爽,然後就選擇再拋一次,或者選擇另一個;

但假如,你的內心比較保守,你更擔心,選到某個選項之後,其不利後果會使你更加後悔,那麼當你第一次拋硬幣得出結果時,如果是一個雖然好處更大,但危險也更大的選項,你會相對更加害怕,然後,你比較會因為想規避風險,而重拋一次,而不是像一個冒險家那樣,欣然接受這個更冒險,但也可能有更多收益的選項。

3.接下來,有兩個問題


首先,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

其次,是傾向於為了「可能的不好」,而去當個保守者,還是傾向於為了「可能的好」,而去當個冒險家?

4.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


這就是價值觀了。

這裡,筆者想起了心理學家赫茨伯格的雙因素理論。他認為,引起人們工作動機的因素主要有兩個:一是保健因素,二是激勵因素。只有激勵因素才能夠給人們帶來滿意感,而保健因素只能消除人們的不滿。這個理論,也曾被好事者拿來做其他比喻,比如,你遇到兩個人,第一個人,十分吸引你,第二個人,對你而言如同路人,但你後來發現,前者對你不太感冒,後者卻對你百分百地好。這裡,「喜不喜歡」是激勵因素,而「Ta對你好不好」,是保健因素。

於是,原本你對第一個很滿意,後來變成了「不是滿意」,原本你對第二個不滿意,後來變成了「不是不滿意」。

儘管,選擇哪一個,可能讓你糾結到想拋硬幣的程度,但在你心裡,你還是偏向第一個,因為你在Ta身上能找到激勵因素,對第二個,你只是不那麼不滿意了,但你心底裡,還是不夠喜歡Ta。所以,即使拋了很多次,也許你最終還是會選擇那個給你激勵因素的。

當你把一些東西認為是激勵因素,而把另一些認為是保健因素時,這就是價值觀。

不知,在每一個拋硬幣的人心中,自己的選項中,什麼是激勵因素,什麼是保健因素?

此時需要注意的是,價值觀這個東西,人與人之間也有不同。價值觀的不同,可能會使有些「好」,對一些人來說沒那麼「好」,可能會使有些「不好」,對一些人來說,沒那麼「不好」。甚至,彼之砒霜,我之蜜糖的事,也時有發生。這會影響一個人的決策。

就好比,花錢這件事,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損失,但是,對一些人來說,是特別不好,對另一些人來說,只是有點不好。當它只是「有點不好」的時候,它作為負面因素,在做決定時的影響力就不是很大。當拋到一個「要冒點險,不過說不定有很多好處,只不過要花點錢」的選項時,那些在意其他好處甚於錢的人,可能就是眉頭一緊,歎口氣,想,「得勒,不就是多花點錢嘛!那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不過,人的價值觀有時會跟著情境而變。好比特別缺錢的時候,可能覺得錢最重要,而不咋缺錢的時候,又覺得別的東西比錢重要——馬斯洛叔叔告訴我們,大多數人的首要的需求是填飽肚子。所以,當又缺錢又想要別的東西的時候,哪個會贏?這只能根據每個人在做選擇時具體的情況而言……有時,也不過是一念之間。

影響這一念之間的,有安全感,有愛,還有很多別的……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5.但,我們真的瞭解自己的價值觀麼?


有時,我們自己的價值觀,我們自己也未必瞭解。

所以,是否可以說,在拋硬幣之前,我們就已經知道自己想選哪個了嗎?

筆者的答案是,意識上,也許還沒,但潛意識中,也許是的。

6.說不定,對正面反面的設定也可能取決於價值觀呢?


在我們慣常的認知中,正面,偏向於「好的」,反面,偏向於「不好的」。那麼,我們會不會,在設定正反面的時候,我們就自動地把那個潛意識裡更想要的那個設定為正面,而相對不想要的設定為反面呢,然後,在拋擲到反面的時候,只是因為討厭「反面」本身,而更加討厭與「反面」相關的那個選項,於是更果斷地做出決定,然後拋硬幣不過是個借口罷了?

或者,我們會不會,依著語言的慣性,來分配選項,把否定詞分一起,把非否定詞分一起,然後最後又因為對於「否定」的討厭,而「恨屋及烏」?好比「要不要分手」這件事,如果設定為「正面不分反面分」,讀起來像繞口令,總是「正面分反面不分」順口些。那麼,會不會因為,討厭「反面」本身,於是就在拋到「反面」的時候,就本能地想拒絕「不分」的這個選項呢?

不知有沒有人統計過,最後做決定的時候選擇正面的多還是反面的多……以及,有沒有人研究過,對正反面的喜好和設定,會不會影響我們的決定……

7.還有吶,對 「1」和「菊花」的偏好,難道不會影響我們看到它們的心情??


問一個很賤的問題:

看官們,你們喜歡「1」,還是「菊花」?

如果,這裡面有價值觀判斷,會不會影響到選項的分配,和看到選項時的心情呢?

似乎,要避免這個價值影響著實很難。

假如我們不說「正面」、「反面」,而說「A面」,「B面」,恐怕也會有人更喜歡A,因為打分的時候,A總比B高,同理,「1」和「2」也是一樣。

那如果沒有正反,沒有順序,而是用顏色代替呢?一面紅一面藍如何?

可惜,不同的顏色也會給人的心情帶來不同的影響。

那就不同的圖案唄?正面黑方塊,背面黑草花如何?

筆者表示,自己覺得草花更萌……

估計「方」、「圓」也是一樣的效果吧?

「男」和「女」如何?使用者自身的性別和性取向,可能會對這兩個選項的感情產生偏向性……

「左」和「右」,如何?在中英文語境中,「右」永遠是對的……

筆者想到的最終解法是:用同樣的字體,同樣的字號,同樣的顏色,在兩面分別寫上「橫」和「豎」,不知道,有沒有人願意實驗下,這樣能否減少一些價值觀的影響……

啊……等等,不對!中文語境中似乎還是不行,「橫」在一些詞語中有不好的意思,「橫行霸道」、「橫財」等等……

筆者無解了……也許,我們應該把被試放在fMRI上,給Ta呈現很多的選項,然後從中海選出兩個腦部反應一致的,以此為基礎繼續進行實驗……

8.論價值觀的「不靠譜」之處?


有時候,你所經歷的事或者環境,或者別人的態度,說不定也會影響我們瞬間的價值觀呢……

好比,如果其中一個選項是你曾經很想要但又一直沒實現的,你現在的情況又不利於實現它……但卻好死不死地喚起了你的未完成情結,你會不會在心底更偏向這個答案?

如果,你在意的一些人,認為你的一個選項是「不該選的」,你會不會,反而想選它試試看呢?

看嘛,我們的價值觀,是如此容易受影響。

9.除了價值觀,還有「基於價值觀的做法」


關於「好」與「不好」的價值觀影響,到此先告一段落。

接下來要說的,是對於我們所認為的「好」與「不好」,我們如何選擇。

10.對於我們所認為的「好」與「不好」,我們如何選擇??


是傾向於為了可能的不好,而去當個保守者,還是傾向於為了可能的好,而去當個冒險家?

這裡面,可能是感覺尋求傾向的高低。

其實,感覺尋求傾向又是和價值觀有交互的:人是應該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去冒險,哪怕不計損失?還是應該,安安穩穩地過一生,不要為那些讓自己心動的事物,冒上不可預計的風險?是人生的體驗重要,還是人生的安穩重要?——最後會涉及哪個更重要的問題,所以這也是價值觀的一部分。

如果以體驗派冒險家自居的話,也許,會更關注哪個帶來的激勵更大,更勇敢地做出決定;如果以保守派自居,「小心駛得萬年船」的話,也許,會更小心地控制風險,做起決定來,也更糾結。

11.會不會,會決定用拋硬幣來決策的人,原本就比一般人更衝動,更像個冒險家??


拋硬幣者,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天意」,會讓一些崇尚理性的人覺得,這是不負責任的衝動行為。

會不會,會決定用拋硬幣來決策的人,原本就比一般人更衝動,更像個冒險家?

不管是不是……首先,性格的衝動性,會對我們的決策產生什麼影響?

我國學者王玉潔在其名為《衝動性對風險決策影響的實驗研究》中發現,性格的衝動性是影響風險決策傾向和決策衝動性的重要因素,高衝動者更傾向於風險尋求,更喜歡「即時收益優先」,並且對損失的耐受性更高;低衝動個體對損失反饋更為敏感,而高衝動個體對獎賞反饋更為敏感。

也就是說,當拋硬幣的人是個比較衝動的人,Ta說不定,會更喜歡那個高風險高收益的選項,即使糾結,即使拋來拋去,最後還是更可能選擇一個最高風險高收益的選項;當拋硬幣的人是個比較謹慎的人,Ta說不定,不管受益多少,只要那個低風險的選項,即使糾結,即使拋來拋去,最後還是更可能選擇一個最穩妥的選項。

當然了,一個謹慎的人,也有衝動的時候。也許選擇拋硬幣,就是Ta偶然一次衝動的時候……被冒險家「附體」的謹慎鬼,會不會比冒險家更衝動呢?這就很難說了嘛~

另外,謹慎鬼的衝動,是只在拋硬幣的那一刻有,還是一直延續到拋完硬幣做完決策還有?這也許將會很大程度上左右了謹慎鬼的糾結程度,和事後後悔的概率。

12.為什麼,不少人在做決定的時候很願意冒險,但臨近實施時,卻反而猶豫了呢??


我國學者朱向榮在其名為《時間距離對賭博決策行為的影響》的研究中發現,時間的延長可以增加人們對低概率但高贏利賭博項目的偏好,而降低對高概率低贏利賭博項目的偏好。

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假如人們要對一個以後的事兒做決定,他們更可能當個信心滿滿的冒險家,夢想嘛!但假如人們要對一個近在眼前的事兒做決定,他們更可能保守些,現實嘛!

怎麼會這樣的呢?

解釋水平理論認為,當人們知覺事件發生的時間距離較遠時,人們傾向於使用上位的、抽像的和本質的表徵來解釋事件(高水平解釋);當知覺事件發生的時間距離較近時,人們更可能使用下位的、具體的和表面的特徵來解釋(低水平解釋)。

啥意思呢?就是,對一個很久很久以後才會發生的事,人們傾向於不去看得那麼具體,畢竟以後的事兒,想得太細也不太會;而對於一個當下的事,各種細節擺在眼前,人們不想仔仔細細地考慮都難。

為什麼當第一次拋完硬幣的結果撲面而來時,人們會一下子受不了,以至於想再拋一次?這也能解釋。也許是因為,「不見棺材不掉淚」:逃避自己做出選擇的人,因為硬幣給出的答案,而被迫、不得不仔細地思考,然後,被巨大的不適所淹沒。為了逃避這種不適,選擇再一次逃避——再拋一次。

當初沒想清楚的,臨了想清楚了,改變決定的,也不是沒有;當初沒想清楚就做了的,做了之後想清楚了,事後後悔的,也不是沒有……一個硬幣,也不見得能為我們決定或者改變什麼。

13.既然如此……那麼,為什麼我們有時還是想拋硬幣??


正如這個序號「13」一樣,因為有些時候,我們甘當傻瓜。

其實我們心裡都清楚,硬幣並不能幫我們做任何決定。

但我們卻假裝是硬幣為我們做了決定。

在選擇硬幣的那一刻,我們變成了外控者——「這件事,交給命運吧,不是我能左右的」,以這樣的方式,來逃避責任,減輕內心的不安。

為什麼,我們會感到不安?

因為,我們都希望能做出一個好的決策,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希望將一個穩定、正面的自我形象維護繼續維護下去。否則,我們就容易認知失調,感到不舒服。

(認知失調:當我們做了一件和我們習慣的(而且通常是正面的)自我概念不符合的事情而產生的不舒服感,即為認知失調)

認知失調總會造成不舒服,因此我們會試著去減少它。

此時,交給硬幣就是一個極好的自欺欺人的方式:就算我做了什麼不符合自我概念的事,那也是「天意」,所以我不必為任何的不良後果感到不安——因為這也是「天意」。

當心裡原本就有答案的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在我們沒有勇氣面對選擇的時候,用「天意」這種我們自己也不信的理由,為自己找借口,把自己的選擇變得「看似合理」,這樣就不會影響良好的自我感覺了。

我們有時,就是如此擅長於自欺欺人。

當然,交給「天意」也未必一定不好。

如果尚存一絲理性,那麼,當「天意降臨」,未必一定會接受,反而可能因為「天意降臨」,縮短了決策時間,而強迫自己,去更主動地思考和衡量兩個選項的利與弊——難說,這不是好事呢?

如果已經完全沒主意,不管硬幣是啥答案,都接受……其實,也有好處:因為選擇任何一個,都至少,能夠將人生繼續走下去,而不是停在這裡。

當然,選擇「不選擇」,也可以是一種選擇。

只要是做決定,其實,還是有理性的參與。誰說,在不能確定心意的時候,選擇依靠概率做出決策,讓人生停止糾結,得以繼續進行下去,就一定是不理性的呢??

14.拋硬幣似乎能幫到我們,但幫到我們的,確實是「天意」麼?


事實卻是,所謂的「天意」之中,其實有很多是人為的因素。

斯坦福數學教授佩爾西?戴康尼斯通過研究發現,如果一枚硬幣是帶頭像的一面朝上拋出去,拋一百次會有51次帶頭像的一面朝上。如果是不帶頭像的那一面朝上拋上去,結果也是一樣。因此,不管如何拋一枚硬幣,最初的朝上的那一面,拋完之後仍朝上的次數,會更多。不管如何拋一枚硬幣,都是如此。

他還發現,被拋入空中的硬幣看似一直在翻跟頭,但事實上它並沒翻轉。戴康尼斯通過把一根絲帶綁在硬幣上證明這一點,試驗顯示,在10次拋幣過程中,有4次在硬幣被捉住後,絲帶仍保持平整狀態。

這兩個發現說明,我們在拋硬幣前,把哪一面朝上,就會增加哪一面成為結果的概率。

我們下意識地,會把哪一面放在手心,其實,這其中,潛意識還是偷偷地發生了作用,並很可能一手決定了最後的結果。

戴康尼斯還發現,旋轉硬幣後,反面朝上的可能性大約是80%。這是因為硬幣帶人頭(帶美國總統林肯頭像)的一面比反面稍重一些。(那麼對於1元人民幣來說,可能是菊花的那一面稍重些吧?)這導致硬幣的重心更靠近帶人頭的一面。因此當硬幣旋轉時,更重的一面會自然而然的向下,這意味著反面朝上落在地面上的可能性會更高。(對於人民幣來說,可能是「1」朝上的概率更大些吧)

所以,如果人民幣確實也有一面更重……天哪筆者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15.一本正經的惡搞時間:怎樣拋硬幣更科學??


為了避免自己的潛意識發揮作用,你可以:

從錢包裡抓出硬幣,握在拳頭裡就往上拋,不要看它原本哪面在上面。

把硬幣立在桌上轉,轉停了就是結果。

讓別人幫你拋,並且別告訴Ta正反面分別代表什麼。讓別人從你的錢包中抓一個硬幣,握在拳頭裡就往上拋,不要看它原本哪面在上面。

如果這些都不能讓你滿意……

先拋,拋出一個結果之後,如果你不接受,再拋一遍,直到拋出另一面,然後把這一面放在桌面上,逼迫自己想,如果先拋出的是這一面,自己會不會渴望另外一面。如果再次陷入糾結,就再拋一次。問問,哪個更重要,交還給你的理智來決定。

儘管,拋硬幣看似就是為了做個決策,但我們不必那麼死板。如果忘了所謂的「決策功能」,它其實是一次跟自己玩的「心理遊戲」,是我們用來探明自己的想法的好伎倆。

16.如果不拋硬幣,行不行?


其實有時,我們之所以陷入糾結,是因為我們陷入了二分化的思維模式。

當你陷入糾結,可以試試,跳出二分化的思維模式,看看,有沒有能夠更好地解決問題的,第三種解決辦法。

原創作品,轉載請註明來源心靈咖啡網http://psy.timetw.com和本文出處。(部分資料來源:百度百科、知乎,重要觀點來源:知乎網友「確幸lasia」,知乎網友「餿麵包」、托尼?巴贊、王玉潔、朱向榮)

[心靈咖啡微信賬號:psycofe]

標籤:【心理衝突】【框架效應】【雙因素】【價值觀】【感覺尋求】【認知失調】【合理化】【解釋水平理論】【二分化】【未完成情結】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