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陰謀論患者!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誰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陰謀論患者!

2018年01月05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52 ℃ 次

□ 你太天真了!——他們這樣評論相信新聞報道的你。

□ 事情絕不是表面這麼簡單!——他們胸有成竹。

□ 有人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他們好像更知道些什麼。

他們若不是深喉不是幕後黑手,通常就是典型的陰謀論患者。他們擁有一種透過現象看本質的思維方式(壓根就不相信現象),一種對萬事萬物保持警覺的防禦型世界觀(並非真的理性)。他們來自各行各業,他們可能就是你的同學、同事、朋友或你自己。

現如今,陰謀論患者的數量,已經遠遠大於陰謀論的數量了。

陰謀論提供一個真假難辨的故事,一些似有還無的線索和一個推理的過程,把陰謀的旁觀者變成追查者,這是純粹的陰謀無法給予的用戶體驗。


特斯拉是不是代表了汽車的未來?至少表面上看來有這樣的趨勢,它採用鋰離子電池作為動力,最大限度地將能源清潔化;它的股票市值在過去一年中翻了5倍。但悄悄告訴你,還有一款沒有面世的汽車原本可以比它做得更好,它無需電池,只需將純淨水電解成氫和氧,兩者燃燒後就能產生源源不絕的動力。環保主義者堅信,這款傳說中的汽車已經在德國設計出了雛形,因為損害現有汽車生產商的利益,它被大財團和政府聯手扼殺了。這個段子的最精妙之處在於,它無法被證實或證偽,恰恰因為爭議性而擁有生命力,在小圈子裡經久不衰地流傳。

水動力汽車是最常見的傳統陰謀論,它有具體的事件指向,事件中有受益者和受害者,全體參與者都有看似合理的理由和動機。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級別更高的陰謀論,它不提供動機,集中全力否定人類的所有常識,它站在陰謀論的金字塔頂層,教會你如何懷疑人生。大衛·艾克是英國廣播公司的體育節目主持人,在1990年的某一天,他隱隱感覺世界沒有以他想像的方式運行,他決心重新梳理地球的歷史,解開心中的困惑。迄今為止,艾克出版了16本報告文學,發行了6部紀錄片,它們都有一個統一的主題——新世紀陰謀。在著作中,艾克向公眾闡述他的研究成果,他認為地球真正的主人是外星人,他們創造並控制了人類文明,人類從古至今乃至於未來都生存在其設計的“矩陣”之中。外星人發明了一種代理人制度,通過控制各國政府成員以及羅斯柴爾德家族、光明會等機構來維繫現有的世界運行機制。這無疑是一盤很大的棋,以地球人的智慧,很難明白這盤棋的意義何在。不過大衛·艾克可以從棋局中得到一些獎勵,他形容自己是地球上最睿智的人類,最有爭議的演講者和作家,通過版稅和演講收入,他的財富超過700萬英鎊,足夠在“矩陣”內快樂地做研究。

曼徹斯特大學的教授彼得·奈特認為,陰謀論的甚囂塵上是從二戰之後開始的,西方和蘇聯的冷戰加速了陰謀論的繁榮。奈特在《陰謀論文化》中表示,人類社會中的負面大事件大多和陰謀相關,而陰謀是衍生陰謀論的最好載體,但陰謀論和陰謀不能一概而論。甘迺迪遇刺是陰謀,而中情局和FBI參與其中則是陰謀論;“9·11”事件是陰謀,但也要到紀錄片《時代精神》指認美國政府是幕後元兇,它才被演繹成一個合格的陰謀論。

現實中的陰謀論比陰謀本身擁有更高的人氣,它延展成一場思維遊戲。陰謀是冷冰冰的,提供一個事件和一堆證據,導出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而在陰謀論者眼中,所有事件都隱藏著不可告人的驚天秘密,陰謀論因此有了溫度,它捧出一個真假難辨的故事,一些似有還無的線索和一個推理的過程,呈現出想像的空間,把陰謀的旁觀者變成追查者,它的誕生和結論都充滿戲劇性,引人入勝,這是最高級的陰謀也無法給予的用戶體驗。

在電影《連鎖陰謀》中,梅爾·吉布森飾演一個紐約的出租車司機,他相信電台的每一條廣播中都有弦外之音,直指政府正在執行的某個秘密計畫;他在自來水管爆炸現場看到FBI,認定一場陰謀正在醞釀之中。他是陰謀論粉絲的銀幕代表,是陰謀論患者中的重度病人,但他在陰謀世界裡活得驚險而充實,欲罷不能。每一個陰謀論患者,都和他有同樣的感受。

製造陰謀論就像一場趣味智力遊戲,它考驗分析能力、材料整合能力、推理能力,陰謀論的創造者在提升技能的過程中收穫信心和樂趣。


中國正在流行以下陰謀論:轉基因陰謀論(?)、中國威脅論、貨幣戰爭陰謀論,最新出爐的應算是馬航事件陰謀論。它們政治正確,視野宏觀,都有憂國憂民的內核。不過這已經不能滿足陰謀論患者,在微觀層面,一些無傷大雅的陰謀論也應運而生,動物保護者抗議歸真堂活熊取膽,很快有帖子抽絲剝繭地分析出,抗議歸真堂的動物保護機構都有接受海外捐款,整個事件是海外勢力的敵對行為,意在打擊傳統中藥理論。它列舉了一條“有力”的證據,一直致力於取消活熊取膽的亞洲動物保護基金是由英國人羅便臣創立,長期接受英國各界捐款。事件本身的發展已經不重要,歸真堂上市成功與否,都妨礙不了陰謀論的成功成形。這則陰謀論可能稍顯沉重,微博和論壇上還有一些趣味性的,比如,方舟子死盯韓寒,“四娘”會不會是幕後推手呢?

炮製一則成功的陰謀論,需要天時地利人和,配以陰謀論患者和粉絲的辛勤灌溉才能在公眾心中生根發芽。根據陰謀論的邏輯“誰獲益,誰操縱”,陰謀論患者都是主題先行者,他們搜集素材,塑造出事件中的可能得益者,以種種聯想串聯起他的行為動機,一個陰謀論就此誕生。製造陰謀論就像一場趣味智力競賽,它考驗分析能力、材料整合能力、推理能力,陰謀論的創造者在提升技能的過程中收穫信心和樂趣,最終刷出存在感。他們立足本土放眼世界,視野越發國際化,題材趨於多樣化,各自術業有專攻。

軍事愛好者隱約懷疑北京上空的霧霾是美國製造,足球愛好者認定歐足聯把持了每一場歐洲冠軍聯賽的結果,巴塞羅那隊的勝利背後必定有“乾爹”的翻雲覆雨手,他們也認為每一屆世足杯抽籤的結果都經過了事先綵排,東道主必定抽到好簽,有驚無險突出小組進入淘汰賽。不過,這一條陰謀論偶爾也有破產的時候,2010年南非世足杯,南非隊小組被淘汰,2000年歐洲杯,東道主之一比利時隊同樣小組未能出線,這些煞風景的事實多少讓陰謀論患者內心感到惆悵。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陰謀論的傳播比過去有了更豐厚的土壤和渠道。人人都有機會做15分鐘的名人,只是現在出名不再必須借助公共媒體,一個微信公共賬號和一個加V的微博賬號可以讓你的陰謀論找到知音。在諸多心靈雞湯和社會評論當中,一則陰謀論的帖子顯得卓爾不群又平易近人,它讓複雜的人和事變得簡單易懂。人類總是傾向為發生的事情找一個解釋,沒有什麼解釋比陰謀論更加唾手可得。

標籤:【陰謀論】【陰謀家】【陰謀論患者】【投射】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