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你人生的可能性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尋找你人生的可能性

2016年05月0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87 ℃ 次

 

如果熟悉心理咨詢伎倆的朋友,或許都玩過一個小遊戲。

給你一堆卡片,上面可能標著愛情、金錢、事業等價值觀詞彙或者善良、勇敢、親和等人格詞彙,然後讓你對它進行排序,或者逐步劃掉它。通過這種方式來探討你的價值觀或者人格特質。

而在三十多年前,一位剛出茅廬的心理學家注意到一個特殊現象,當這些卡片出現在電腦螢幕上,如果你同意它,請按是;如果你不同意它,請按否。

如果你的自我概念中,已經非常贊同它的時候,比如,你很【自戀】,當電腦螢幕上呈現“自戀”之類詞彙的時候,你的反應時比其他詞彙要快很多。

這位科學家叫做馬庫斯(Markus)。在這個線索的基礎上,她結合其他研究,提出了人類的自我圖式論(Self-schema)。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些關於自我的描述,這些描述,都是來自我們的【領域經驗】,比如,在白天,我的自我圖式,可能是一家公司的經營者、一位開發者;而在晚上,我的自我圖式則是丈夫、寫作者。關於開發者,人們可能有一些共識:

* 整天呆在電腦前

* 寫代碼

* 使用版本管理工具

* 經常加班

* 幹不到30歲

這些圖式,部分是我認可的,部分則是我不認可的,於是,從”我們“到”我“,構成了每個差異化的具體個人。比如,經常加班、收入較低的程式設計師,則將自己的【自我圖式】劃歸在【屌絲】或者【碼農】這類帶調侃或者貶義詞的自我歸類中。然後在【碼農】這個類別中,採取歐洲實驗社會心理學創始人泰費爾所言,模糊群內差異的做法,同時,通過調侃、擬喻、漫畫,擴大自己與【高帥富】或者【職業經理人】等其他不同種群的差別。

事實上,【碼農】真的幹不到30歲嗎?【碼農】與【職業經理人】不可以交集嗎?【屌絲】與【高帥富】的區別有那么大嗎?

這些基於【領域經驗】或許在幫助我們簡化這個世界的同時,也構成了自我局限性。在【心智何來?】一文中,我將其戲稱為:【知識的詛咒】,並將知識的詛咒總結為來自於語言、推理與專業。較少人所知的是,我們人類在獲得【知識的詛咒】的同時,也照樣獲得上帝賜予的神器【抽像之福】——經常能超越既有知識的抽像級別,對各類知識進行更高級別的抽像。種種【自我圖式】就是【抽像之福】的具體體現之一。(詳情參閱作者《心智何來?》一文)比如,對於小朋友來說,他們最早學得的【自我圖式】就是好孩子、壞孩子。一旦將自我歸類在【壞孩子】中,那么,他們會不由自主地去擴大自己與【好孩子】的組間差別。

自我的時間維度


佛教有三世,過去、現在、未來。同樣,在時間維度上,我們的自我也有著未來時態。馬庫斯在1977年提出自我圖式論之後,於1986年,在眾多實驗的基礎之上,系統提出【可能的自我】理論。於1986年在《美國心理學家》上發表的綜述,已被學界引用三千多次。馬庫斯也因其在自我領域的貢獻,榮獲眾多獎項。

如果說【自我圖式】包含著我們人類關於自我的各種知識,那么,【可能的自我】則代表著【自我圖式】中那些偏未來的部分。

什么是【可能的自我】?就是你對自我所希望、所預期、所恐懼。佛家有三毒,貪、嗔、癡。儒家君子之道有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而在西方心理學中,根據馬庫斯的定義,可能的自我是三我:希望我、預期我與恐懼我。比如:

* 希望我:希望自己達到的自我。希望自己成為【高帥富】

* 預期我:預期自己能達到的自我。預期自己成為【中產】

* 恐懼我:害怕自己成為什么樣的人或自我。恐懼自己成為【屌絲】。

君子有大希望大預期,大恐懼,然後付出不懈的努力,最終不憂不惑不懼,終成士人——濟世以道。同樣,小人則常懷小恐懼、小希望,慼慼一生。

平衡


金庸寫大俠,常不是無所懼。而是雖千萬人吾往矣,心懷大恐懼,但仍然一往直前。所以荀子曾言,君子易懼而難脅,畏患而不避義死。對於這些簡略的中國文化詞彙,在西方心理學中,常是更細緻的操作性定義。

什么是平衡?馬庫斯在研究中採取匹對計算,比如【期望我】是”有大量朋友“,那么【恐懼我】則是”孤單“;【期望我】是”得到一份好工作“,【恐懼我】則是【失業】。馬庫斯的研究發現,那些觀察到較多【期望我】與【恐懼我】平衡的孩子,犯罪率與不良行為較少。與自尊相對,平衡更能預測青少年不良行為。

從真實的自我到可能的自我們


在馬庫斯之前,大多數人被教導,在改變職業生涯之前,先要瞭解自己。你需要對自己的性格、需要、能力、核心價值和優先考慮的事項進行瞭解與詳細分析。然而,這種做法植根於一個錯誤的概念——認為人們有可能發掘“真實的自我”(true self)。

這些理論認為,一個人在成年初期,就已經形成了一個相對穩定的個性結構。通過自我反省和心理測驗,一個人就能更好地發現“真實的自我”,最終就更容易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這種對“真實的自我”的定義,實際上完全是在導向行為癱瘓——即一旦你找到了真實的自我,剩下的事情就是行動了。問題是,如果找不到呢?是否就永遠不行動?

實際上,馬庫斯的研究告訴我們,你是由許多個自我組成,這些自我部分不僅僅像傳統觀念認為的一樣,由你的過去決定,它很大程度上也會取決於你目前的環境以及你對未來的希望和恐懼。“真實的自我”植根於過去;而“可能的自我”則立足於現在與未來。一部分“可能的自我”通過你當前所做的事情和我們現在所在的公司確定;另一些“可能的自我”卻仍然是模糊不清,只存在於你的個人夢想之中。

通過“可能的自我”的觀念來反思,你會發現:


>1)你並不可能通過在頭腦中的“反省”來發現“可能的自我”。人們是通過實踐而不是通過“反省”來瞭解到自己“可能的自我”。  

>2)你需要甜頭,過多的“反省”導致行為癱瘓。傳統觀念認為,痛苦(一種我們擔心成為的“自我”)是變化的唯一動力,但是在現實生活中,痛苦會導致行為癱瘓。因為只有我們有了可以感覺、觸摸和品嚐到的誘人選項後,才會改變。  

>3)對“真實的自我”的執著導致多樣性的喪失。如果一上來,就急於弄清真實的自我,往往還會導致行為癱瘓(paralysis),在等待自己豁然開朗的過程中,機會已經從你的面前溜走。  

軟體開發有個術語,設計過度,迭代過慢,最終產品失敗。【真實的自我】就相當於程序開發者過於追求基礎架構的強大,從而思考過度,導致認知資源的衰竭,最終反而阻礙了行動,行為癱瘓,從而執著不前,難以邁入新領域——【可能的自我】所輻射的範疇。

我們可以看到,將這些自我,每年年初,畫在這個樹上:

這是一個小孩的圖:

這是另一個小孩的圖,這個圖很有意思,它來自一篇研究【可能自我】如何提升學業成績的,結果令人震驚,多樣性帶來了學習成績的提升:

對於傳統做法中的,你寫下的新年目標來說,它是基於你的過去,【可能的自我】使用的【成長年輪】則是立足於既有的根基,盡可能讓樹延展開來,從而在【平衡】中,找到人生的多種可能性。

 

標籤:【馬庫斯】【人格】【心理學】【時間維度】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