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的記憶,是幸福和尊嚴的根源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謊言的記憶,是幸福和尊嚴的根源

2015年09月14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71 ℃ 次

即使有一個多人參加的事件,由每個人寫下記憶,非但無法一致,也無法綜合出一個真相。如果隔一些年,這些記憶又會大相逕庭,隨每個人境遇不同而變化。記憶就是這麼一個東西,真相也無所謂存在與否。唯一重要的是,這些記憶是否一些合適的傢俱,令我們的心靈感覺妥帖。

一部韓國電影《蜥蜴》,一部美國電影《大魚老爸》,都不約而同地以誇誇其談的說謊者為主角,在這個現代犬儒主義當道的無厘頭娛樂世界裡,演繹出意外唯美的人生故事來。

這種形式昭示了一個心理學的真諦,謊言的記憶,是幸福和尊嚴的根源。

《蜥蜴》中的女孩阿妮雅,自小學時代就宣稱,自己是遭遇詛咒的外星球公主。她身著黃色雨衣,以蜥蜴為寵物,她說觸碰到她的人,都會遭遇厄運。在十八年的等待中,癡戀她的男孩趙強,有一天終於因為這種難以取信的謊言,而怒了。

《大魚老爸》中的老爸布魯姆也是一個故事好手,他熱衷於吹噓自己青年時代如何遊歷世界,有著巨人、巫婆、馬戲團長、連體歌手的冒險故事,贏得了眾人的喝彩,卻讓成年後的兒子威爾,感覺羞恥。

這本來就是一個異常警醒的時代,人們相互提防,更講求用事實說話。所以,再溫情脈脈的說謊者,都免不了被揪出來,究其惡意所在。

不光是電影中的那兩個說謊者,連弗洛伊德也被揪出來了。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出現了一種新的精神疾病報告,名為虛假記憶綜合症。據說很多人有了與現實生活不符的虛假記憶,而這種狀況的發生,與心理治療師所謂的記憶恢復治療法有關,於是矛頭指向了百年前的罪魁禍首——弗洛伊德。

精神分析的主旨,就是找到一個人心理問題的記憶根源,一開始,弗氏也驚異於,很多人僅僅通過談話,複述了那個記憶,心理問題的症狀嗒然而解。

女孩阿妮雅,原本被自卑折磨。但是當她一遍遍講述,自己是一個外星公主時,她自己也漸漸信以為真。於是她不再因為必須與人隔離而自卑,相反,心中懷著秘密的尊嚴。

老爸布魯姆,一直心懷對家人的沉重內疚。幸而他善於以瑰麗的記憶,逗家人開心,也讓自己釋懷。他堅信這些明顯的想像,就是事實本身,這些記憶讓他化愧疚為自豪。

我相信,弗氏一度也曾被患者的所謂真實記憶欺騙。在意外的成功中,他可能還沒來得及意識到,一個人找尋記憶的過程,和重塑記憶的過程,完全是同一回事。

記憶本來就與事實無關,當你試圖去回憶一段往事,你的視角,你的態度,你不由自主的自圓其說,以及你當下各種困擾的影射,盡在其中。

也就是說,即使有一個多人參加的事件,由每個人寫下記憶,非但無法一致,也無法綜合出一個真相。如果隔一些年,這些記憶又會大相逕庭,隨每個人境遇不同而變化。記憶就是這麼一個東西,真相也無所謂存在與否。唯一重要的是,這些記憶是否一些合適的傢俱,令我們的心靈感覺妥帖。

人類精妙的大腦正在做著這樣的工作,等同於弗氏研究的夢境,和成功虛構的小說。弗氏的精神分析也暗合了,人類自我心理調適的機制,以致於後來,他意識到這點的時候,甚至質疑道,我們到底有沒有來自童年的記憶?這算是徹底顛覆了自己。

事實是怎樣的呢?在電影裡,阿妮雅是一個艾滋病患者,所以她必須穿上黃色雨衣,帶上蜥蜴,以避免和人觸碰,所以,她才需要外星公主受詛咒的故事。

而老爸布魯姆,是一個旅行推銷員,面對沒有盡責的家庭,和平庸顛沛的生意,如果沒有這些神話般的記憶,真不知道一個想要受到尊重的老爸,怎麼交代自己無趣的一生。

其實,每個人都和他們一樣,在走過不如意的一程程人生時,下意識地編排自己的記憶,毫不猶豫地加入自己的動機和願望。

這兩位主人公之所以被輕易識破,是因為他們還太單純,說謊的本事僅能自欺,卻無法欺人。這個世界有大把能用自己的虛假記憶,欺騙世界的人,還往往被世人奉為事實。

幸而阿妮雅和布魯姆,都有愛著他們的人,願意假意為他們作證。趙強為阿妮雅圓滿了外星人的想像,讓阿妮雅死得像乘坐飛船離開。威爾為老爸布魯姆講完了最後一段傳奇,讓他死得像變成一條大魚遊走。一個確信無誤的好夢,這就是人生幸福和尊嚴的真諦了。

這些讓觀眾亦悲亦喜的幻想者,導演只能安排他們死去,因為他們明顯太不合時宜了。然而最慘的,是活下來的所謂清醒者,他們在這個力求事實的世界上,在本來就自欺欺人的真實中,尋求真實,結果活得既不快樂,也不誠實。

(文:孫未)

編輯推薦:

偉大的秘密:大自然與人類能量級別 

標籤:【西醫】【大魚老爸】【謊言】【精神分析】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