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氏理論漫談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弗氏理論漫談

2014年09月05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35 ℃ 次

 

弗洛伊德曾提到人格的三個層面,本我,自我,超我。本我以原始的衝動和慾望為主,遵循“快樂原則”,即以慾望的滿足和最大程度的快樂為最大目標(哪怕那些慾望違背了倫理道德甚至法律法規)。

超我是社會道德層面的內化,裡面都是一些崇高的信念與高尚的行為準則,即遵循“道德原則”。而自我則是介於自我和超我之間的一個中介,它負責協調二者之間的關係,遵循“現實原則”,即要讓本我的衝動在超我允許的範圍內,盡可能地得到滿足。

人不可能沒有慾望,需要滿足,需要宣洩,但人又是社會動物,需要遵循一定的社會規則和道德法律。因此他強調,自我的力量越強大,一個人的心理往往越健康。反之,如果本我或超我的力量過於強大,則容易造成一些異常。

前一陣因為一些事,生命、死亡、自由選擇等等話題又浮現在腦海中,一個人,生命是屬於他自己的,憑什麼沒有權力去選擇保留或放棄自己的生命?曾經試著給出自己的解答,首先想到的,還是強調他人、社會的重要,有點俗套。

但聯繫到這個理論,似乎就比較容易解釋了。自殺就是本我力量中的某種毀滅性力量(死亡本能?)過於強大的最終體現。而解決的方式呢,無疑就是加強自我的力量,這力量從哪裡來?最初一定是從超我中來的(即考慮他人的感受、社會的關心)。

但這不是自我強大的真正標誌,而只是激活、壯大超我去暫時抗衡可怕的本我的權衡之策。而只有真正當自己發掘出並堅信著生命的意義時,自我才真正掌控一切。所以面對有自殺念頭的人,提醒他們社會的溫暖,他人的關心固然重要,但一味強調,卻只是治標不治本而已。

對“生命對自己意味著什麼”、“活著為了什麼”有個自信樂觀的回答,這才是關鍵。心理學的理論,哲學的思索,終究匯聚在一起。或許這也正是心理學與哲學密不可分的原因吧。

扯遠了,回到“三我”問題中。當超我力量過大,是個什麼情形呢?我們周圍經常有“為別人而活”的人,表現為過度在意他人的看法,凡事因為他人的意見或是說法而極大地影響自己的心情與行動。或者是有的人,方方面面都如同模範一般,幾乎無可挑剔。這樣的例子大家不會陌生吧。

但他們過得日子真正是怎麼樣的呢?前者最常聽見他們自己的抱怨就是:“活得很累”。後者,要麼也累,要麼就是背地裡作出一些讓人吃驚的壞事——所謂“越是道貌岸然的人,越要小心提防”。超我過於強大,就會強烈地壓抑本我。

本我的慾望長期得不到合理的宣洩,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毛病。比如自我的病態膨脹,比如機體的疲憊不堪等等。文革中,人人都被要求擁有超我式的思想與行為,本我的呼聲幾乎全被強行地完全地壓制,結果人性中的醜惡與虛偽被無數次淋漓盡致地體現。某種程度上可以說這是自我力量集體失衡的後果。

所以只有當自我的力量足夠強大時,本我和超我才可能擁有一個比較好的協調與平衡。最通俗的說法就是,當你考慮自己太多時,請顧及他人的感受、社會的要求。當你考慮他人太多時,請適當照顧自己的心情。一個對這樣的動態平衡遊刃有餘的人,或許就是生活的智者了。

標籤:【弗洛伊德】【人格】【慾望】【滿足】【三我】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