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有一種節儉,美德還是自我懲罰?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一人有一種節儉,美德還是自我懲罰?

2014年08月0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05 ℃ 次

 

節儉,原本是個公認的好詞。但是時代變遷,這個詞的感覺變得有點五味雜陳。克爾凱郭爾說“你怎樣信仰,就怎樣生活”。對節儉的理解不同,這個詞給我們的生活帶來的影響也不同。今天,我們有必要重新審視一下對這個詞的理解,審視一下我們的生活。

“最高發的老年病可能不是心腦血管病,而是節儉病。”蘇瑜無奈地調侃。新婚不久,她就發現公婆比自己父母還要節儉,於是和共同生活的公婆玩起了“貓鼠遊戲”。“如果準備逛街,我就會背一特大號的包,盡量把新衣服藏在包裡,進自己的房間後才秀給老公看,或者先把東西放車裡,等我公婆出門時才偷偷拿進屋——他們倆退休工資加起來有一萬多,可是我婆婆還在穿30年前的衣服,給她買新的她還不同意,要是讓他們看見肯定又得說我亂花錢了——萬一看見了就說是商場大減價;K歌、做美容,我都得找工作的理由;我還得經常偷偷把他們放在冰箱裡的剩飯菜給倒出去,問起來就借口說晚上覺得餓當夜宵吃了。真是搞不懂,他們那麼節儉有必要嗎?為什麼不能讓自己、讓大家過得舒服一點兒呢?”

一種心理慣性

和長輩共同生活的年輕人中,許多人有與蘇瑜類似的經歷。為什麼在對待節儉的態度上,兩代人如此不同?

“生活方式決定消費習慣。”中科院心理所咨詢中心主任高文斌說,“傳統中國是農業社會,只有半年產糧食,另外半年必須精打細算著過日子, 老一輩大多保持著這種自耕農思想;而現代社會生活是以交換為主,有消耗才有生產,超市天天有食物供應,國家也鼓勵消費,習慣現代生活的新一代紛紛加入到‘買房運動’、‘買車運動’的大潮當中。”

“上世紀70年代,我父母兩人工資加起來80元,要養一家6口,還可以有積蓄買單車、縫紉機、收音機等。過去的生活經驗告訴他們,只有節儉能讓生活更好。相反,對現在的孩子來說這些好東西來得太容易,不懂得珍惜。生存、成長的環境不同,形成的行為方式、觀念也不同。”北京精神衛生中心教授叢中告訴我們,“人的觀念、行為方式,往往是年輕時根據周圍的情況產生並逐漸內化的,這種價值觀在多年的生活中是有效的,所以一旦成型就很少再思考。然而,心理觀念的更新速度往往跟不上時代發展。”

過去的節儉生活,往往需要人們壓抑自己的慾望。久而久之,甚至讓人感覺不到自己的慾望。42歲的嚴樺月收入超過2萬,但沒有一件衣服超過500元,除了銀行存款增加,生活方式和月收入2000元時幾乎沒有不同。直到某天朋友聊天時跟她說到“以你的收入,生活其實可以有很多選擇……”,她才如醍醐灌頂:“我一直覺得自己很窮,生活就應該是這樣,從沒想過有其他可能性。”從此她也開始學著花錢,給自己買漂亮衣服、首飾,把家佈置得更舒適。“心理慣性,往往讓人們看不到自己擁有選擇的自由。”心理咨詢師譚洪崗說。

“窮怕了”和“月光族”

我們是否節儉,與收入高低並沒有必然聯繫。我們身邊都有每筆支出都思慮再三的有錢人,也有許多購物狂、月光族、房奴。高文斌認為:是否節儉,與對未來的預期有關。

中國經濟是近30年才開始真正大發展的,在此之前,中國人窮了很多年,許多人是“窮怕了”。在中國生活了54年的美國傳教士史密斯在《中國人的人性》中講到當時的中國,民眾生活水平低到只能用“為生存而掙扎”來形容,普遍“節約持家”:不僅剩菜剩飯,就連變質的食物、病死的牲畜也要吃掉,每張紙片、每個布頭都不丟棄。

這樣的畫面距離今天並不遙遠,我們的父輩就可能經歷過。“他們節儉、攢錢,很多是為了應對可能的突發事件,比如萬一孩子病了……當時社會保障系統比較薄弱。到現在他們又進入老年,逐漸失去工作能力,面臨老病死的威脅。”叢中說。

從小經歷過或者看過周圍人因貧窮而窘迫的人,很可能會形成一種觀念:只有錢才能趕走煩惱,過上好日子。如果把節儉當作不得不接受的生活方式,也會不由自主地排斥節儉。就像網友阿蛇說的:“不喜歡別人告訴我怎樣節儉,有時候節儉是迫不得已!”當生活需要節儉時,他們就可能會感覺痛苦。逃避節儉,讓他們中的一些人成了購物狂、月光族。他們對生活的享樂態度曾經令人羨慕,但是2009年初金融危機的突然降臨,讓這些年輕人認識到現代社會也有風險,有些人開始學習節儉。於是這一年,網絡記賬開始流行。

要不要像父母那樣?

如果真的像蘇瑜說的存在“節儉病”,那麼這種病在某種程度上還是有遺傳的,越是對父母認同,遺傳的可能性就越大。就像嚴樺,處在姐弟三個中間位置的她一直渴望得到媽媽的肯定,也像媽媽希望的那樣努力學習工作、勤儉生活。“她的節儉裡,還有女兒對母親的忠誠——我要變得和你一樣。表現在性格、生活方式、行為方式上對父母的無意識模仿。”譚洪崗說。對父母的忠誠也可能導致孩子有“不敢超越父母”的想法。叢中舉例說:“有些人會認為,我不能過得比父母更奢侈、更好;我的享受超過了父母,就是不孝敬。”

也有許多人,過著和父母截然相反的生活。中國許多“富一代”過著儉樸的生活,但他們的子女“富二代”在生活上卻極為奢侈。“富一代大多經歷過窮苦日子,他們中許多人會覺得對孩子好就是要提供給孩子一切好的東西,‘我不能再讓孩子吃苦’。”

如果父母通過錢物來表達愛,孩子也自然學會了不開心的時候用錢、物的方式補償自己。有些過分奢侈的消費行為,也是孩子對父母表達的另一種忠誠——不讓自己吃苦。她又說:“其實吃苦有時對孩子的成長是有利的,而給孩子再多錢也不如花時間和他們在一起。”

從小老師、父母都說節儉是美德,我們觀念上也這樣認為,但是在心裡也會禁不住有相反事物的渴望。過分奢侈的行為中,有些是源於對父母的反向認同。“他們就是要與父母相反。”叢中解釋說。“小時候受到過於嚴厲的管束、過於壓抑自己的人,成年以後,內心的反抗力量逐漸增大,直到無法約束,有可能會走向節儉的反面。”

標籤:【節儉】【月光族】【態度】【心理慣性】【自我價值感】【慾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