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者遐想:2012末日降臨?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幸運者遐想:2012末日降臨?

2013年10月21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15 ℃ 次

 

人類為什麼喜歡預言?每個人心裡都有隱秘的願望,希望自己是能夠窺探天機的超人。這在心理學上被稱作“幸運者假想”,舒梅認為,這與人類對未來的恐懼感是相輔相成的。我們活在末日預言、技術預言、政治預言破產或實現的過程中。為什麼人類喜歡預言?因為我們的未來很難預測。

在夏天來臨之前,2012年的地球特徵用兩個字就可以概括——極寒。現代人早就對各種極端天氣見慣不驚,但歐亞兩個洲的多數人同時在初春陷入百年不遇的冰天雪地,這種狀況仍舊罕見。2月4日,英超聯賽曼城對富勒姆的比賽中下起鵝毛大雪,裁判不得不兩次中斷比賽讓場地管理人員清除球場內的積冰。負責解說的曼聯前隊長加裡·內維爾驚歎說,他有生之年第一次看到曼徹斯特在2月份還會下暴雪。內維爾發出驚歎的時候,天空電視台的攝像機捕捉到了賽場邊的花絮,一名攝影師幾乎被大雪埋了起來。

這個年初,極寒拉近了人類和末日預言的距離。2012正在進行中,各種預言實現或破產的時刻也該倒計時了。

預言之起

最好的預言在人類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過,它應該用詞精確,能把預言發生的時間、地點、人物做成一份信息圖或者PPT,呈現預言的每一個細節。

最接近以上標準的是法國人諾查丹瑪斯的1999末日預言,日本作家五島勉用一台286電腦計算出了地球毀滅的具體時間為1999年7月18日下午4點(東京時間),毀滅的原因是受彗星撞擊或洲際飛彈襲擊。2012年,地球健在,這條預言也沒有完全破產,根據五島勉的研究,諾查丹瑪斯的部分預言和現實有13年的時差,算起來剛好是2012年,法國人今年還有機會。

末日預言是人類預言的起源,從非洲智人誕生到今天,人類生產了多少預言已經無從考證,能確認的是,已經實現的寥寥無幾。《21世紀詞典》的作者、法國人雅克·阿塔利是未來學領域的泰斗,他哀歎過,預言實現率最高的往往不是未來學學者和職業預言家,而是科幻小說家,比如儒勒·凡爾納和阿瑟·克拉克,他們兩人準確預測了20世紀主要的技術革命,曾經的預言都成了今天的常識。

世界上真正公認最早的預言書是《聖經·啟示錄》,你沒讀過這本書也至少該對“審判日”這一概念有印象,電影《終結者》的故事就發生在“審判日”前後,只是《聖經》中,生人和死者被上帝審判,電影中,約翰·康納一家被人工智能審判,奈何這兩者我們都不是對手。“審判日”還沒有到來,但《聖經》共1189章31173節100餘萬字的篇幅裡還有其他已經實現的預言,比如《舊約》中,天神預言蛇將失去四肢,終身用“腹部行走”,馬太預言聖母瑪利亞處女生子,還預言耶穌將被一個徒弟出賣,在《新約》中,這些預言都無一例外地實現了。一起來仰視神一般的作者們,寫100多萬字,他們還能填好自己挖的每一個坑。說點嚴肅的,《聖經》真的預言過人類歷史上的重大事件——猶太人復國。

讓我們回到東方,在貞觀年間,唐代的兩名語言大師李淳風和袁天罡開始預測後世中國,李淳風一口氣把唐之後兩千年的中國歷史都預測了出來,其間,袁天罡推了推他的背表示讚賞和鼓勵,並加以部分生動補充,《推背圖》就此誕生了。《推背圖》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最神秘莫測的一本書,它以圖畫、頌語相結合,對未來的景象進行描述,它的原本據說藏於台北故宮,非常精確地描述了滿清入關、太平天國甚至兩次世界大戰。不過《推背圖》原本未曾公開展出過,相反版本各異民間《推背圖》四處氾濫,給真實性畫上了問號。只可惜,除去《推背圖》的傳說,東方人在人類預言史上貢獻甚少。

以上這些預言都年代久遠,《第三次浪潮》的作者阿爾文·托夫勒曾經在書中寫過,遠古的預言很難考證其本意,無法評價,但近現代的預言95%都破產了。托夫勒自有其道理,1943年,IBM的老總瓦爾松曾預言,全球的電腦銷量永遠不會超過5台。196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索羅預言,2000年之前,蘇聯將會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1970年,羅馬俱樂部宣稱,全球石油將會在2010年徹底枯竭。

這些預言現在自然成人話柄,招人恥笑。為什麼兌現的預言越來越少,但發表預言的人越來越多?托夫勒認為和其他時候相比,我們目前身處的時代更需要預測,隨著人類腳步的加快,社會的不確定因素增多,人們更加需要預言,它實現與否並不重要,人類從來都希望智者對未來做出某種假設。

末日預言和2012

根據各種科學和偽科學的預測,地球在2012年會遭遇磁極顛倒、小冰期、核戰、大陸板塊移動、彗星撞擊等不同的人類文明毀滅方式。英國人巴頓在著名的《水晶頭骨之謎》中呼應了瑪雅人的說法,他認為12月21日太陽下山之後,地球文明將終結,只有非洲和中國西部的小部分人能夠存活,他們將重建一種新文明。對你我來說,不幸的是,巴頓和瑪雅人都沒有預言出文明覆滅的具體方式,也沒有明確中國西部的安全地帶,完全不給出逃生路線。不能責怪他們,他們只是嚴格遵循了古往今來各類末日預言的方法論:概念有力、內容模糊。簡而言之,他們是標題黨。

標籤:【2012末日預言】、【幸運者遐想】、【未知恐懼】、【為什麼喜歡預言】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