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話重談:怎樣才是氣質女人 | 陽光心靈咖啡網

 

A-A+

舊話重談:怎樣才是氣質女人

2010年06月19日 人格心理學 暫無評論 閱讀 29 ℃ 次

有人說過,要對一個不漂亮的女人作評價,如果她還算知書達理,可稱之為“有氣質的女人” 。幸與不幸,我經常得到這樣的褒獎。不過,我自信擁有氣質。

有氣質的女人從不對時尚發高燒。時尚總是為女人披上小資、中產等外衣以博芳心,而有氣質的女人對這些富而堂皇的名稱的溫度永遠是36C——不冷不熱、不溫不火。決不會削足以適之或狂熱以追之。千萬不要認為她不解風情,有氣質的女人會從時尚中冷靜地發掘適合自己的因素。或者屏棄時尚,而崇尚自我,誰說這又不是一種時尚呢?有氣質的女人懂得如何裝扮自己。看似平常,稍不注意就會從眼前飄然而過,但當你止步注目,總是有一些看似不經意的雕琢會讓你細細品味。看有氣質的女人的衣著就如同看日本文學——一碗清澈見底的水,品過之後才知道裡面是加了鹽的。

有氣質的女人鍾愛音樂。不是讓自己看似某一類人而附庸風雅。聽音樂就像呼吸空氣一樣自然,並且不可缺少。當大多數人爭先恐後地要衝入“神秘園”時,當每條大街上都有馬修 -連恩的低吟時,有氣質的女人總會莞而一笑。彷彿想起了兒時吃過的水泡飯——現在已經不會再用它來充飢了。她知道如何加強自己的營養。如果把聽音樂比喻成吃飯,晚宴通常是鄭重的:正餐是《圖蘭朵》,卡拉絲或者波提切利演唱的歌劇片段做背景音樂。如果要有酒那就要《蝴蝶夫人》——濃烈的味道像一杯苦艾酒,雖說使眼淚忍也忍不住,但讓人心甘情願地去感受。飯後的甜點不妨來一點格裡格的鋼琴小品,輕柔抒情的琴鍵敲遍全身,在每一處都印上靜謐的音符。於是,我——一段婉約的樂章——在華燈初上之時,演奏著幻想。如同花兒綻放。

有氣質的女人愛書。正是因為有書的浸染,才有溫潤、雅致的女人。女人的抬手投足、一招一式都流動著書的氣韻。書與女人相映成輝。睿智的你,總能感受到她與詩經中的哪個女子相像,或是誰的化蝶在她撲朔迷離的眼睛中再生。盈滿暗香的她,比唐詩淺,又深於傳說。有氣質的女人是一道風景,你只能遠觀而不可褻玩。要是你才情出眾,志趣相投,才有幸與之結得梅蘭之交。與有氣質的女人共事,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只覺心脾清涼靜謐,所有惡俗的濁氣侵入不得只能流離於九霄雲外。有氣質的女人就是一本好書。她不會任人翻閱,也不是每個人都讀得懂。

有氣質的女人懂得生活。任何人的生活都不會是十全十美的。煩惱、焦慮、失望……總是悄無聲息地從潘渡娜的盒子裡跑出來,伺機侵佔我們愜意的心。凡塵中的你是不是被攪得焦頭爛額了呢?而有氣質的女人會先把它們塵封,暫時“生活在別處”。待到心平氣和、神清智明時在殺一個漂亮的回馬槍。“詩意地生活”是她恪守的準則。所以,她總是生活的詩意盎然。清晨醒來,摘一朵白雲放在衣袋裡,於是一天的心情都會輕盈曼妙。即使工作繁忙她也能忙裡偷閒,適時地放飛心情:窗下的小草終於鑽了出來;滴在紙上的墨跡像一只小狗;晚霞的色彩變幻莫測,想不出由哪些顏色來調和;雪花飄下來的時候一點秩序都沒有,隨意改變著方向……正是因為有這些小亮點,日子才不會陰沉。

有氣質的女人可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答理起生活來秩序井然,又別有情趣。如果時間允許,會做一頓豐盛的晚餐。一邊聽著花腔女高音的歌劇唱段,一邊在廚房煎炒烹炸。收拾停當後,一幅色香味俱佳的油畫躍然於桌上:燭光搖曳,格子檯布與蘭印花磁碟映襯出的典雅色調忽濃忽淡。觥籌交錯,暗香浮動。細心品味的不只是菜餚,還有心情——吃飯不再是件簡單的事情。

有氣質的女人時刻讓心保持溫潤。某個夜半十分,她會在枕旁的老公呼吸均勻之後悄然起身,捻亮書房的檯燈,看一段杜拉斯,或李漁的《閒情偶寄》,或者,只是冥想。望著窗外如水的月夜,淡淡地任思緒在時空裡飛舞,也許是想起了某段馨香的往事,一絲微笑綻放在唇邊,晶瑩的一如天上的新月。

標籤:【氣質】【生活】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